週一 週二 週三 週四 週五 週六 週日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移台學者丁南僑出書悼維園燭光|述說鄒幸彤的堅毅 點起燭光是自由的底線

「2021年6月4日的晚上,大公園裡沒有燭光,只有警察。但是,夏蟬沒有噤聲。」

三年過去了,大公園裏仍然沒有燭光,卻換來張燈掛彩的「家鄉巿集」。徒具形式的,如何稱得上是家鄉,那個能夠隨意、自由地點起燭光的家,到底還存在嗎?繪本《小燭光》,描繪着公園內發生了32年的事情,卻又不只是這些。那個拿着燭光的女孩,被囚禁,卻沒有放棄信念,繪本企劃人、前香港大學數學系副教授丁南僑說:「燭光作為象徵,即使微弱,卻代表着她的道德勇氣」。

書中那個戴着黑框眼鏡、蓄短髮的女孩,就是前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兩年前,丁南僑已醞釀出版一本關於維園六四燭光晚會的繪本,「以幸彤作為書中人物,因為她的故事值得被寫下來,把她做的事宣揚開去」。他覺得幸彤是一個「奇特」的人,一個在英國留學的高材生,為了貢獻社會而加入支聯會做義工,多年關注中國維權運動,「我是很欣賞她的」。

《小燭光》在台灣出版,首印1000本,文字由港人撰寫,圖畫則出自台灣人之手。

欣賞她,不只是她對社會的關懷,更是她一直以來的堅持,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自2020年一直還柙至今,「香港政府要求支聯會交出資料,她拒絕,義正詞嚴地反抗!這份道德勇氣,很值得欣賞」。

丁南僑太太、前香港理工大學社會科學副教授何芝君同樣認為在政府如此高壓和威迫下,公民組織「兵敗如山倒」,鄒幸彤卻能夠直接、單純地表達信念,「她很清𥇦,就是不可被恐懼淹沒,點起燭光是自由的底線,是基本人權」。

燭光不只祭六四亡魂 更為爭取自由的抗爭者而點

當人權已不是理所當然,人們只能瑟縮在角落中,點起那顆微小的燭光。一個月後的今天,就是六四35周年。繪本對六四事情沒有太多着墨,更多是圍繞過去32年在維園舉辦的燭光晚會及周邊發生的事情,例如有一年風大雨大,又或是民主女神像被搬到中文大學去。丁南僑說,那是香港人的集體回憶,希望可以引起曾經參與的人的共鳴。

然而,主角小彤經歷的,不只是晚會,還有那年空氣中嗆人的硝煙,然後就是被關在牢房的日子。燭光,不只為六四亡魂而點,更是為爭取自由民主的抗爭者而點,「希望大家可以記住2019年發生過的事和人,這本作品亦是作為一個紀錄」,丁南僑說。

燭光的意義,早已超脫那場常被說作「行禮如儀」的晚會。

何芝君覺得,現時香港人基本的集會自由已被剝奪,所以更應以不同方式寫下歷史,「官方話香港一國兩制實行得好好,實際是利用警權和法律,製造白色恐怖」。把真相寫下來,讓世人知道現實並非如政權和傳媒報道那樣的太平盛世,更重要的是,讓下一代知道港人曾經在維園自由地進行悼念活動。

繪本對六四事件沒有太多描述,倒是對燭光晚會以及香港近年發生的社會運動着墨不少。

大概每個人守住自己的記憶,亦是對抗歷史被政權篡改的一種方式。二人記憶中的六四燭光晚會,重疊卻又不盡相同。1993年,他們帶着8個月大的女兒,從美國回到香港教書,自此從未缺席任何一次六四燭光晚會,芝君記得,有一年下着滂沱大雨,完結後立即跑到附近百貨公司買衣服給全身濕透的女兒替換。女兒從四歲開始,每年也跟着父母去維園。

晚會成為女兒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塊

「她畢業前一年,我問她對未來的計劃,她說『唔諗住,返香港去埋六四(晚會)、七一(遊行)先諗』」。簡短兩句,讓芝君錯愕又感動,「沒想過,這兩個日子已成為了她生命中的一個必然,已納入生命的schedule中」。

她感慨,從前每年也會約女兒play group群組的家庭一起去燭光晚會,事情自然成為孩子生命中一個不可或缺的一塊。然而,當燭光已無法點起,下一代如何了解六四真相?這就是《小燭光》繪本的意義,她希望年輕父母,能用繪本跟孩子談六四、燭光晚會,還有那些堅持悼念的人的故事。

當一切彷彿不能繼續做,其實還是有一些事可以做的。出一本書,也是一點燭光,丁南僑覺得,「人生很多事情也是無法計算的,某年某月發生的事,可能完全改變人生方向」。燭光的存在,是表達堅持的一種,即使在牆內,鄒幸彤依然能點起光。

人人寫證詞:沒有人煽動我們悼念六四

上月初,社交媒體專頁「小彤群抽會」邀請港人為六四做見證,寫出自己關於六四的記憶、燭光晚會的經歷及對支聯會的印象等,丁南僑和何芝君也會寫出自己的證詞,「寫一些自己參與晚會的感受」。

「一起撰寫證詞,從點亮自身的小燭光開始,希望讓香港亮起那堅守良知之光。」小彤群抽會的帖文寫道。芝君說,寫證詞就是為了發出一個重要訊息:「沒有人煽動我們悼念六四」,她更直說不諱,很多人根本不是因為支聯會才參與燭光晚會,「支記義工說『多謝』,很多人會回應『唔使多謝,唔係因你哋而嚟』」。

繪本希望讓小孩知道鄒幸彤的道德勇氣。

繪本中,小彤坐在一個密閉的灰色房間內,被警方監視着,雙手保護着燭光,書中引用了其中一句她在「支聯會拒交資料案」中親自作供的供詞:「拒絕作為散播社會恐懼的幫兇!」還有她在2021年6月4日刊登於《明報》文章中的一句:「心虛害怕的,是動用武力和律法撲滅燭光的當權者,不是秉持良心行事的義人!」丁南僑說,這是個關於一個人對抗惡勢力的故事,「很強的statement,想把她最強而有力的言行,讓大家知道」。

誰都經歷過低潮,哪個沒有… 但芝君認為,「每個人都可以燃點信念,成為自己的燭光,做自己能力可及的事,就足夠了」。

《小燭光》信念與希望創作分享會
日期:2024年5月4日(星期六)
時間:14:00-15:30
地點:嶼伴書間(263宜蘭縣壯圍鄉大福路二段335號2樓)
「小彤群抽會」邀請港人寫參與六四燭光晚會證詞

相關文章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