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 週二 週三 週四 週五 週六 週日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4年不見鄒幸彤 3個月未收信 未婚夫野渡:殘酷的考驗 信深淵不可能沒盡頭

前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目前正在還柙,她的未婚夫、中國維權作家野渡接受《光傳媒》專訪,他說因為被禁出境,有4年見不到鄒幸彤,近3個月亦收不到她獄中的書信,「兩個相愛的人不能見面,連通信等等都受到阻礙,音信不得到有效溝通的話,這既是一種煎熬,也是確實很殘酷的」。野渡說,有心理準備10年不能見未婚妻,但仍然相信深淵不可能沒有盡頭。

野渡說,上一次見鄒幸彤已是2019年3月,那時尚能自由出境到香港,同年的農曆新年,就像關係穩定的情侶一樣,他亦有「見家長」,去香港拜訪鄒幸彤的家人,「後來形勢發展超出我們預料,幾個月之後反送中就開始了,她走在前面,跟着就到了今天了」。

鄒幸彤被捕和還柙後,野渡一直未能出境到香港探監。他慨嘆:「出國是百分之百不可能,今年年初的時候向國保說過了,讓他們向上面反映,我提出要到香港探監,他們最後回答了『上頭只是說別發夢了!』」

由2019年3月至今,雙方已經有4年半時間沒法見面。野渡說,每月只能靠兩、三封書信保持聯繫,但自去年7月起,間中收不到信件,「我們中間的信說的話對不上,我們知道(信件)被攔了。所以為了知道我們哪封信發生掉失的情況,我們約定固定時間來寫信、做好編號,這樣知道哪些信件是被攔截、流失了」。

野渡知道監獄審查信件比較嚴厲,已經迴避談及政治時事,但仍然不時發生信件掉失,到近月再惡化,他已經有3個月沒有收到鄒幸彤的回信,「8、9、10三個月的信都沒收到了」。據悉,鄒幸彤早前亦向探訪的親人表示,每個月有寫信給野渡,但有一段時間沒有收到信件。

失去愛人音信,野渡今年10月12日在社交平台X(前稱Twitter)公開說:「不但不能探監見面,現在還這樣阻隔我們的通信,憂心如焚,出離憤怒」。他坦言很煎熬,「現實的情況就是我們通信變得無比艱難了,所以這個還是要說出來的」。

兩人相遇在2011年12月18日一個朋友聚會,往後在南韓一次國際會議重遇,其後結為情侶,2021年野渡透過公開信向鄒幸彤求婚,鄒幸彤7月回信時答應求婚,「如果你準備好了,我就陪你瘋一次吧」。到2021年9月,鄒幸彤被警方國安處指控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還柙至今。

預計10年見不到鄒幸彤

野渡說,雙方已預計長時間不能見面,而被逼與親密的人分隔,這種例子在這個時代是數不勝數。記者問「長時間」是多長?他平靜說:「起碼我覺得要有10年的心理準備」。

他形容這會是殘酷的考驗,「事實我們都是肉體凡胎,從10年時間長度來說,兩個相愛的人不能見面,連通信等等都受到阻礙,音信不能得到有效溝通的話,這既是一種煎熬,也確實是很殘酷的」。

但他仍然保持希望,「有些代價是必需要承受的,不能說因為這個代價而不想付出。甚至說得更直一點就是說,愛情如果是不經過考驗的話,那也不叫愛情,只不過可能這個考驗方式比較特別、比較殘酷而已」。

雖然身在中國,野渡亦知道未婚妻屢次被罰囚禁在「水飯房」,他說事情有點出乎意料,但又在情理之中,「幸彤作為現在一個堅持抗爭的人,受如此對待,是一個地方淪陷以後必然會出現的情況……這是我的愛人,受到這種對待,自己還是特別煎熬的」。

野渡預計未來情況只會惡化,通信失聯只是小兒科,但心中仍懷抱希望,相信深淵不會沒有盡頭,「不是因為我們認為未來看到曙光才堅守希望,而是因為我們堅守希望就是堅守價值所在」。

分隔兩地,作為未婚夫,野渡試過在中秋節於微信朋友圈分享鄒幸彤的話,立即就被刪去貼文,又遭國保警告。他慨嘆:「幸彤在中國、香港成為高度敏感詞!」野渡每次接受媒體訪問,亦會被傳召做筆錄,他說在中國生活數十年,當然知道有後果,「盡量避免,但是不害怕」。

他說,人世間的感情是最美好的東西,如果人對感情的堅守也會成為極權的犧牲品的話,即使個人情感不願意承擔,但當這事情來到時候,亦不能逃避。

野渡與鄒幸彤都喜歡旅遊,圖為2017年10月在意大利五漁村旅行。 相片:受訪者提供

正常自由社會不需要英雄

今年鄒幸彤獲頒「光州人權獎」、「709人權律師獎」。但野渡說:「民主社會、正常自由社會的常態來說,是不需要英雄的;任個一個需要英雄的時代,事實上都是很可悲的,證明那個時代是很不正常的」。他說,民眾將對美好的嚮往投射到一、兩個人身上,幸彤成為大家認可的人,是時代無可奈所的選擇,也是必然的選擇。

在野渡心中,未婚妻還是那個靦腆的人,只是獄中寄出的信件會表現堅強一面,「實際幸彤是很靦腆的人,她不善於表露自己的感情,所以在我們兩人的信件裏面,往往是一、兩句話就說清楚了,其他我們就討論學術問題了,自由主義是怎麼一回事呀,極權主義下堅持是怎樣一回事」。

他說,即使是昔日平常日子,雙方常常聊到嚴肅、沉重話題,「我們兩個人平常的吵架,並不是因為個人生活呀、瑣事吵架,而是因為對問題的觀點不同而吵架」。但在兩人還能自由見面的日子,就像普通情侶一樣,喜歡旅遊、喜歡美食,「因為我們兩個都喜歡吃辣、喜歡到處跑」。

野渡在最近一封寄給鄒幸彤的信寫道,蕭瑟季節凜冬將至,然而人生的意義在於後面的轉折,凜冬阻擋不了春天必然到來。他又引用哈維爾的自傳所說,愈是在不利的環境中所表現出的希望就愈深刻,希望給予我們力量去生活、去嘗試新事物,即使是處在這麼沒有希望的環境中。

他在信末對鄒幸彤說:「我穿過幽暗深淵緊握你的手」。

相關文章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