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 週二 週三 週四 週五 週六 週日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岑耀信:法官忘了捍衛自由傳統角色 初選案裁決法律上站不住腳

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岑耀信勳爵上周辭任後,投稿《金融時報》詳述對香港法治看法。他直言許多香港法官忘記了捍衛自由的傳統角色,又認為高院就47人案裁決在法律上站不住腳,上訴庭仍有可能將它撥回正軌。港府凌晨發聲明批評岑耀信背棄香港的法官,警告任何人向上訴法庭施壓,意圖干擾司法程序,港府不能坐視不理。終審法院首席法官張舉能今發聲明,指不同意法庭裁決與法庭因政治考慮而削弱基本權利,兩者不能混為一談。

《金融時報》昨(10日)刊登岑耀信(Jonathan Sumption)的投稿,標題為「香港法治岌岌可危」(The rule of law in Hong Kong is in grave danger)。他罕有評論高院就初選案的裁決,直言在法律上站不住腳(legally indefensible)。

岑耀信解釋,《基本法》規定普選是「最終目標」,明確賦權立法會可否決財政預算案,並訂明如立法會兩次否決預算案,行政長官必須辭職。然而高院仍裁決否決預算案對行政長官施壓以改變其政策,並非可行手段。他指出,裁決結果令立法會不能行使明文的憲法權利。

不過,岑耀信認為裁決不必然代表「法治已死」,因上訴法庭可能將它撥回正軌。但真正問題是有關裁決反映香港司法部門「日益萎靡」(a growing malaise in the Hong Kong judiciary)。

指法官在「極其艱難政治環境」工作

岑耀信花大篇幅形容香港法官面臨的處境,他指出香港對中國政府順從的媒體、強硬立法者、政府官員以及中國政府喉舌《China Daily》持續鼓噪,製造壓迫性的氛圍,每次法官裁決批准保釋或宣告無罪時,都會引起一片憤怒的合唱,要司法界「愛國」的呼聲不斷。

他認為香港法官在強大的政治潮流逆流而上,需要非同尋常的勇氣,慨嘆本地法官不似海外法官,他們沒有其他地方可去(Unlike the overseas judges, they have nowhere else to go)。

除了外界壓力,岑耀信指出香港法官不得不在由中國塑造的「極其艱難政治環境」(an impossible political environment)下工作,並提出三點解釋。首先《國安法》與煽動罪是「不自由的立法」,嚴重限制香港法官的自由,而法官必須應用該法律。

其次,每位法官都知道《基本法》下,如果中國不滿法院判決,可通過全國人大常委會釋法推翻裁決。第三是港府的偏執,岑耀信指香港本地法律完全足夠應付2019年的暴力騷亂,而《國安法》的實施是應對立法會可能出現民主派佔多數的威脅,並鎮壓即使是和平的政治異見者。

《基本法》保障言論集會自由成口頭承諾

岑耀信慨嘆,受到日漸黑暗的政治氛圍恐嚇和說服,許多法官已經忘記他們捍衛自由的傳統角色,更直言《基本法》和《國安法》保障的言論和集會自由,只是口頭上的承諾,從未兌現(only lip-service is ever paid to them)。

他又形容香港現況,即使是最輕微的異見跡象被視為號召革命(The least sign of dissent is treated as a call for revolution),出版「不忠誠」兒童漫畫書、唱民主歌曲、為六四受害者組織默哀的人,都會被判處沉重的刑期。

岑耀信形容,曾經充滿活力和政治多元的香港社會,正慢慢變成一個極權國度(totalitarian state)。他回顧當初接受任命的初衷,是希望海外法官有助維持法治,但他擔心這已不再現實,而其他人不如他那麼悲觀,「我希望最後證明他們是對的」。

屢獲港府讚揚 今遭批背棄香港法官

翻查資料,岑耀信在2019年5月26日反修例事件爆發前夕,獲任命為終審法院海外非常任法官,時任政務司司長張建宗曾稱,其加入彰顯香港的司法高度獨立;2021年時任特首林月娥更稱,岑耀信這些顯赫的法官願意參與終院的工作,「足證香港的法治精神和司法獨立備受肯定」。

岑耀信撰文講述香港法治情況後,港府今天凌晨發表逾4,000字文章反駁,指極不同意其「個人意見」,又強調香港法院在審理國安案件或任何性質的案件時,「絕對沒有受到中央或特區政府的任何政治壓力」。

港府又批評,岑耀信選擇背棄香港特區的法官,實在令人極度失望,又不點名警告,任何人對原訟法庭的判詞作出錯誤解讀並向上訴法庭施壓,意圖干擾司法程序,港府不能坐視不理,必須發聲以正視聽。

特首李家超今晨稱,法院一直進行獨立審判,不受任何干涉,「不干預法院審判案件是香港的基因」。他指,法官的專業不在政治方面,其專業是要按法律原則和證據,正確地詮釋法例。他批評英國官員和政客針對中國和香港,試圖將英國的司法影響力武器化。

終審法院首席法官張舉能今日發聲明,感謝岑耀信過去對終院的貢獻。張官指,司法機構尊重任何人對案件持有個人意見的權利,但公開發表的意見可能會對法庭執行司法工作構成壓力或干預。他認為任何指法官的裁決受到或可能受到政治或其他外來考慮影響的說法,都屬嚴重指控,必須理據具體且充分,絕不應輕率作出。

張官承認,保障基本權利和維護國安之間經常存在張力,兩者皆是香港司法機構一直致力恪守的使命,在個別案件中取得適切的平衡並不容易。他指,不同意法庭裁決是一回事,但指法庭因政治考慮而削弱基本權利則是另一回事,兩者不能混為一談。

麥嘉琳不續任非常任法官

此外,來自加拿大的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麥嘉琳(Beverley McLachlin)下月底任期屆滿後,將不會續任。她解釋已年屆80歲,打算花更多時間與家人在一起,又對香港法院的獨立性充滿信心,「我對法院的成員、其獨立性和維護法治的決心抱有信心」。

港府對麥嘉琳任內對香港司法制度的貢獻和對香港法治的客觀評價表示謝意。李家超今晨亦引述麥嘉琳對法院獨立有信心的言論,強調對香港法官感到驕傲,指所有法官「無懼來自海外威脅和卑劣的干預行為」。

麥嘉琳離任後,終審法院海外非常任法官只餘下7位。行政會議成員、資深大律師湯家驊今日投稿《南華早報》,質疑香港是否真的還需要外國法官,又認為外國法官在終審法院任職更多的是為了大眾對法院的認知(perception),甚至是一場表演(show),而不是真正對司法職能產生影響。

相關文章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