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 週二 週三 週四 週五 週六 週日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這麼遠 那麼近|兩代流亡人士徘徊機場解鄉愁

第15屆「奧斯陸自由論壇」(Oslo Freedom Forum)日前於台北舉行,今屆共9位來自香港、台灣、南韓、西藏、敘利亞等地的人權人士於會議上發表演講,當中包括流亡美國的香港人權倡議者邵嵐,她接受《光傳媒》訪問時表示,這次來台,是流亡以來最接近香港的一次,「很開心,但亦很感慨,香港和台灣這麼近,但香港已成為一個『無法回去』的地方」; 而台灣立法院人權委員會秘書長吾爾開希則說,每次出遊都會搭在香港轉機的航班,「想告訴港人,我的心跟大家在一起,說句『香港人加油』」。

邵嵐(Joey)說,這是2020年9月離開香港後,第一次回到亞洲。幾天在台行程,編排得非常緊密,沒有逛夜巿,亦沒有時間去景點,但她卻會在飛返華盛頓前,提前到達台北桃園國際機場,只為了「看飛機」。

看飛機並不是因為她特別喜歡這種交通工具,而是這樣可以讓她「更靠近香港」。她會先在網上查閱由台北飛往香港的班機時間和閘口,然後去看着飛機升降,聽落機港人的對話,又或者跟等待航班的港人坐在一起,「扮我們是同一班機,會一起回香港」。

華盛頓沒有直飛香港的航班,波士頓卻有,她也試過提早到波士頓機場看飛往香港的航班。只有這樣做,才能慰藉那顆掛念香港的心。

念在港被關柙的同伴

對她來說,這次踏足台灣,是流亡以來最接近香港的一次,實在百感交雜,「很開心,但亦很感慨,香港和台灣這麼近,但香港已成為一個『無法回去』的地方」。落機後,她沒有立即入境,而是在登機閘口流連,看看有沒有台灣飛返香港的航班,「聽到廣東話,和香港的距離又近了一點」。

這麼近,那麼遠。 她說,當知道「屋企」就是這樣近,卻又不能回家,除了感慨,更是提醒自己,為何要繼續為香港做倡議工作。演講中,她背後的熒幕上,展示着鄒家成和47人案中各個政治犯的相片,指出這些人一夜間成為罪犯,並可能要面對10年甚至更高的刑期。

除了讓世界各國的人知道香港現時的人權狀況,她更希望團結同樣受到中共極權壓迫的族群,例如西藏、新疆,「中國威權主義在全球擴張,尤其是這一年,習近平跟其他極權國家合作,跟普京、伊朗總統萊希會面,這些國家進行跨國鎮壓(Transnational Repression)的手法相同,明顯在互相學習、交流情報,打壓流亡海外的異見人士」。

離開香港快將三年,邵嵐繼續在美國華府進行人權倡議工作,希望國際社會繼續關注香港的人權狀況以及中共的跨國鎮壓行為。(相片:《光傳媒》攝)

跟世上被壓迫民族站在一起

2019年後,經歷俄烏戰爭、敘利亞難民,至近日愈演激烈的以巴衝突,世界的目光早已漸少聚焦在香港事務上,但Joey並不認同,今年五月,她獲邀出席第六屆哥本哈根民主高峰會,日前則受奧斯陸自由論壇邀請,可以站在台上說明香港現時的情況。

「因為世界愈來愈關注中國打壓人權的情況,中共如何在背地裏支持伊朗、俄羅斯等國家,人們更想了解香港的人權倡議者,從香港的經驗汲取教訓」,她認為今天各個受壓迫的民族已無法獨善其身,必須建立全球的民主聯盟,對抗極權。

近日有報道指,有流亡人士在香港的家人受到騷擾,Joey表示,早於四年前自己和家人的資料已被人放上網,而數月前8名海外港人被懸紅通緝,她說當然擔心自己會成為下一個目標,卻承認,在離開香港一刻、由選擇成為人權倡議者開始, 已預計到這種風險。

「從中共過去打壓六四流亡人士的手法,我離港時已知道未來會發生這種事的可能性,會否選擇低調?不會,如果這是爭取作為香港人、作為一個人類應該有的民主的後果,我願意、亦已準備好接受這個後果」。

於台北舉行的「奧斯陸自由論壇」(Oslo Freedom Forum),場外有藝術家宋壁的「藝術抗議(Art in Protest)」作品展。(相片:《光傳媒》攝)

30年流亡 吾爾開希籲港人不要絕望

港人流亡之路才剛開始,八九中國民運人士、台灣立法院人權委員會秘書長吾爾開希的流亡之路,卻已走了三十多年,「流亡從來不容易,別沮喪,要有堅強的心,更重要的是堅強的肩膀」。他覺得必須學會承受這些苦難,每天早上醒來,要知道自己站在歷史正確的一邊,「作為一個『老流亡人士』,希望能給年青的流亡人士拍拍肩膀」。

過去幾年香港的人權狀況插水般直墜,不少政治犯身陷囹圄。他說,想對港人的努力,表達高度的欽佩,以他個人的觀察,港人的投入、辛苦和勇敢,絕對沒有白費,他覺得新時代即將到來,「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終於感受到自己對中國長期姑息、綏靖的錯誤,正在調整對中國的政策,那個結果會讓香港人不必那麼沮喪,雖然現時一定會是沮喪的」。

對於2019年不能到香港參與抗爭,吾爾開希說很難過,所以每次外遊,都必定會買在香港轉機的航班,反修例運動時,他也曾經身處香港機場直播,叫香港人加油;今年6月,他亦取道香港返台,在香港機場轉機時自拍,「想告訴港人,我的心跟大家在一起,說句『香港人加油』,希望鼓勵香港人」。他覺得,這也是自己當年「黃雀行動」被香港人相救的事的一個回應,「這個救命之恩,至少讓香港人知道我沒有忘記」。

因六四天安門事件而流亡三十多年的吾爾開希,指出中共是一個龐大的專制政權,過去西方社會奉行綏靖主義姑息中國,卻要香港、維吾爾族和西藏人付出代價。(相片:《光傳媒》攝)

跟港人一起坐牢是無上光榮

在香港轉機,會否擔心《國安法》?他斬釘截鐵的說:「我投案四次啊!」過去他曾四次到香港「自首」,要求被遣返中國,但都不成功,最終被送回台灣。他更說,如果自己因為《國安法》而入獄,可以跟好朋友、香港的民主運動人士一同坐牢,是他的無上光榮。「所以我現在就宣布,我會繼續在香港轉機,如果你們香港警察想來逮捕我,感謝成全!」

他分析,美國對華政策已開始改變,那些在華府對中國姑息的「Panda Huggers」也開始閉咀,對中國的經濟依賴也漸減,「大船轉彎慢,但一旦開始了,就停不下來,一個新的時代即將來臨,如果香港人能在這個非常沮喪的時刻,聽得進去我的分析,這是一個中共手中所有的好牌,都已打完的時代。香港人能保留希望,對過去的勇敢,感到光榮,對你們付出的犧牲,能夠有所安慰」。

相關文章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