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 週二 週三 週四 週五 週六 週日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中共惡人榜發起人林生亮:記住作惡的人  讓下一代免於失去自由的恐懼

作家米蘭·昆德拉曾言:「人類對抗權力的鬥爭,就是記憶與遺忘的鬥爭」。對抗政權,先要記住不公義的過去。中國維權人士林生亮2021年在X(前稱Twitter)發起「惡人榜」,每天披露一個「惡人」,紀錄中共和其爪牙逼害人權的惡行。流亡海外的林生亮向《光傳媒》表示,惡人榜能提高中共做壞事的成本,間接抑制作惡的動機。

截至5月9日, 「惡人榜」(現稱中國人權問責資料庫)上已公開418個「惡人」。林生亮說,上榜的條件是利用公權力侵害人權、或輔助他們打壓人權的作惡者,例如中共官員、各政府機關人員等。榜上詳列惡人的資料,包括姓名、戶籍、出生日期、電話、住址、電郵、房產等資訊,還附上照片,羅列他們侵害人權的行為,更列出親屬的私人資料。

林生亮的X連結惡人榜網站,站上顯示已公開超過200個惡人。

林生亮自2021年起每天公開一個惡人,將功勞歸於籍籍無名的志願者,認為他們才是「值得學習的榜樣」。他收到來自四面八方的志願者報料,例如維權人士被抓等突發事件,他和志願者一方面搜集資料、核實資訊,一方面打電話去執法機關,告知相關人士,他的資料已在「惡人榜」公開。

他語帶驕傲地說,「這樣的話,他(執法機關)不到24小時、48小時就把人放了 。」透過志願者的幫忙,惡人榜甚至成功找到「拆牆運動」發起人喬鑫鑫的下落,也推斷引發「白紙運動」的「四通橋勇士」彭立發的蹤跡。他說,惡人榜進一步目標,是利用《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授權美國政府制裁侵害人權的人,例如禁止入境、凍結或禁止中國官員在美國的財產交易等。

儘管一天一榜,他指「上榜的速度趕不上中共作惡的速度」。談及中共,他的語氣變得強硬,憶起自己在中國獄中遭受的酷刑,更是惡人榜的源起。

獄中記錄作惡者

林生亮曾因「尋釁滋事罪」兩度入獄。2017年5月,中國富商郭文貴在影片爆料中共巨貪。林生亮為了打破國內網絡封鎖,讓更多人知道中國富商郭文貴爆料的影片,在社區共用單車上塗寫「上推特、關注郭文貴」等字句。深圳警方以「尋釁滋事罪」拘捕他,判監一年兩個月。

林生亮第一次入獄、經秘密審判的刑事判決書。(相片:林生亮提供)

「進到監獄的時候,會讓你零距離接受到中共的黑暗」。他目睹種種監獄裏侵犯人權事件,例如囚犯因小事被毆打、幾天不讓他吃飯等。他一直思考,即使是成功的商人在獄中也無能為力,自己可以如何用一種權力不對等的手段制約中共?

他醞釀一個想法:透過搜索和記錄作惡者和其家屬的個人資訊,提高他們作惡的成本。他悄悄記錄這些作惡者的所作所為,就成為了現在「惡人榜」的雛形。

出獄後,林生亮在微博和X發佈中共「惡人榜」的計劃,指惡人榜用來「威懾和抑制作惡者的動機和行為」。因為這些帖文和「倒共」的言論,2018年8月,深圳警方再次以「尋釁滋事罪」拘捕他,判處兩年有期徒刑。

林生亮第二次坐牢的判決書(相片:林生亮提供)

第二次坐牢期間,林生亮回憶,因他阻止欺凌事件遭別人告發,獄警把他的一隻手戴上手銬,再扣上一隻腳的腳鐐。他的身體被逼彎曲,而腳鐐有八斤重,他上廁所、拖地、工作、走路也非常困難。長時間地彎曲身體工作,造成他現在脊椎側彎。

他曾向外界發出酷刑求助信。信中提及倉內人員曾毆打他,24小時影像監視他,不准他看書、寫信,禁止他晚上吃飯,也禁止他運動,令他生活不能自理。

如電影情節輾轉流亡荷蘭

「只要喚醒了你的維權(意識), 去到哪裏你都會自然去維權」。林生亮出獄後,因堅持維權運動,多次被關,有的長達15天,有的不到24小時。年邁的母親常夢見他被抓,接到他的電話都會哭。他知道,這個理念會帶給家人痛苦。

2021年8月,他的女兒未滿12歲,學校卻要求她打疫苗。他向當局投訴,公職人員反向他的家人施壓。當外婆拽着他女兒去打疫苗的時候,他認為自己必須離開中國。

可是居住的小區都有嚴密監控,如何逃離中國呢?他和女兒避開監控,走到樹下,用螞蟻搬家的方式,將衣服一點一點塞進黑色垃圾袋。他不忘把手機留給他的母親,假裝自己仍在中國。

出發前一晚,他們喬裝打扮,直奔一千公里外的杭州機場。他們計劃去烏克蘭,途經荷蘭阿姆斯特丹機場,特意週五下午出發,趁政府單位週末休息,來不及反應。但到了機場,機場人員攔住林生亮,因他沒帶手機,無法顯示核酸檢測證明。

此刻,他的女兒施展溝通技巧,拉着機場人員聊天。其後林生亮加入對話後,機場人員放行讓他們進去。過了海關,他的女兒排在前面,邊檢警察問他的女兒:「你一個人嗎?」女兒說,「不是,我和我爸」。女兒叫他過去,但值班的警察將兩人分開,單獨盤問林生亮。

女兒出發前已做演練,被警察盤問對答如流,包括烏克蘭在哪裏、去哪個大教堂等。林生亮對警察說現在的孩子壓力很大,要帶她出國放鬆一下,警察和應,說着「孩子不容易啊」,就讓他們重新排隊。

2021年8月28日,林生亮與女兒抵達荷蘭阿姆斯特丹機場留影。(相片:林生亮X)

放行那刻太不真實,直到飛機抵達阿姆斯特丹機場,林生亮才確定自己離開中國,不必再擔心公安隨時把他抓走。

把家人放在陽光下

林生亮有三個孩子,兩個女兒、一個兒子。大女兒隨他移居海外,其他家人仍在中國。他在X常在社交媒體分享家人的照片和動態,彷彿把家人暴露在陽光下。

林生亮和大女兒移居海外,母親(左)、二女兒(右)仍在中國。(相片:林生亮X)

中共慣常以維權人士的家人作要脅,家人儼如他們的軟肋。林生亮認為公開家人,是一種保護:「如果你把自己的孩子不當軟肋,反過來人家也不會把這個孩子當軟肋呀」。而且他說,惡人榜上的惡人也有家人,「我有軟肋,你也有軟肋啊,我把你的軟肋爆出來啊」。

二女兒去年暑假前往香港,被深圳警方禁止出境,並扣押兩個小時,穿着裙子冷得直發抖。他聽到這事沒有憤怒,認為憤怒改變不了任何事情,指出只需要做好女兒的心理輔導,讓她不受影響。他稱讚女兒堅強,沒有哭泣,被警察盤問也不害怕。他還在X分享女兒所寫的文字:「當愚昧成了主流,清醒變成了犯罪」。

林生亮不時在X分享家人的生活點滴,圖中是二女兒寫給林生亮的文字。(相片:林生亮X)

提及家人,林生亮聲音變小,承認自己確實有擔心,內心有着拉扯,偶爾會因此失眠。但他話鋒一轉,不多談感受:「 這種拉扯不會影響到我做事」。他說,想念家人和他要做的事相比,顯得不是那麼重要。

訪問中林生亮多次提到恐懼。他引用美國前總統羅斯福的話:「恐懼來自於恐懼本身」。他認為恐懼的應是作惡者,而非受害者。而最大的敵人就是自己,只要他不懼怕,恐懼就不存在。

對抗暴政的路漫長,他已做好放棄一切的準備,只抱持一個信念:「我們這一代人的使命,是要讓下一代免於恐懼」。他站出來以行動改變社會,不想下一代接受中共的謊言,免於失去自由的痛苦。

記者問他愛中國嗎?他說,他已離開中國,可以說不是中國人了。但他生於斯長於斯,所有情感都在這片土地。「儘管這個國家非常爛,記住根源是中共暴政」。若要愛這個國家,他會愛一個由人民當家作主的國家。他說這不是嘴巴說的愛,是行動上的愛。

相關文章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