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 週二 週三 週四 週五 週六 週日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拆牆運動」發起人喬鑫鑫老撾失蹤現囚湖南 疑被中共跨境綁架

據《美國之音》日前(9日)報道,「全球拆除中共網絡柏林牆運動」(下稱「拆牆運動」)的發起人、前《自由亞洲電台》記者喬鑫鑫今年六四前夕在老撾失蹤後,目前正被關押在湖南衡陽市看守所。關注喬鑫鑫下落的維權人士林生亮接受《光傳媒》訪問時懷疑,中國公安跨境拘捕,在老撾直接「綁架」喬鑫鑫,經過中國雲南邊境被押到湖南執法。

喬鑫鑫今年37歲,本名楊澤偉,居於老撾多年。今年3月,他連同其他流亡海外的中國社運人士和志願者在Twitter發起「拆牆運動」(BanGFW),共同編寫一本「突破中共互聯網防火牆的指南」,幫助中國境內的人們設法繞過中國政府的互聯網防火牆,並倡議中國結束網路審查制度。

他們亦曾發表公開信,又在中國駐洛杉磯領事館外舉行街頭抗議活動,更向美國科技公司抗議,指他們幫助中共建設網絡防火牆。

中共網警要脅在華家人 老撾家留血跡

目前居於荷蘭的林生亮向《光傳媒》表示,他和喬鑫鑫因「拆牆運動」而在Twitter上認識。他指,以往幾乎每天與喬鑫鑫通話。今年4月,喬鑫鑫對外披露,他在湖南老家的家人遭中國當局騷擾威脅,親人接連在微信要求他刪除批評中國的帖文。

他的哥哥曾要求喬鑫鑫停止活動,「做事情想想後果,想想你年邁的父母」。哥哥又發訊息說,「現在大數據時代,什麼都能查到,什麼都能監控到,你不要以為你在國外就安全,你家裏還有你的父母,想想他們」。

喬鑫鑫意識到危機,他曾在《美國之音》專訪表示,「中共公安部網警已經對我家人進行威脅,要求我刪除對中國不好的言論。否則進行抓捕。我當然不在乎他們。因為他們本身就是一個侵犯別國主權的行為,跨國執法。我在這裡遵紀守法,為人友善,沒有私仇,身體也健康。所以我不怕其他人」。

他也為防遭遇不測,手寫一份中英文對照的不自殺聲明,並說「如果我出現任何意外,請大家找中共算帳」。

林生亮是最早發現喬鑫鑫失聯的人。6月2日早上,林生亮發現他聯絡不到喬鑫鑫,他們最後一次通話是在5月30日下午。

有關注「拆牆運動」的志願者擔心喬鑫鑫安危,6月3日凌晨親臨喬鑫鑫在老撾的家查看,發現大門被鎖,周圍有可疑人士和車輛逗留。該志願者回家後發現有人跟蹤自己和從窗外窺探,深感威脅和恐懼,已前往其他國家尋求政治庇護。

其後有另一志願者前往喬的住處確認,發現大門開着,一面牆壁上留有血跡,疑因激烈打鬥所致。喬鑫鑫的私人物品消失,只留下湖南商會的通訊錄。喬鑫鑫的房東向該志願者表示,看到老撾警察和中國公安一起把喬鑫鑫帶走。而喬鑫鑫住所牆壁已被重新粉刷,他的物品亦已搬到屋外。

林生亮表示,此舉是為了「毀滅證據」,亦不排除湖南商會暗中配合中共拘捕行動,向公安提供喬鑫鑫的情報,「為了抓他,這是精心策劃的」。

至於中國公安如何帶走喬鑫鑫,林生亮推測,喬鑫鑫不可能自己入境中國。他指出,連接老撾和中國雲南的「磨萬鐵路」,從老撾到雲南只需三小時。他不排除5月31日當晚中國公安將喬鑫鑫「綁架」到雲南邊境,再交由當地警察直接執法。他補充,「磨萬鐵路」由中方投資興建,屬中國鐵路系統。

家人手機被監控  證實現時被關押於湖南

喬鑫鑫失聯後,林生亮設法找到喬鑫鑫湖南老家的農村戶口資料,逐個聯絡姓「楊」的住戶,終於找到他的家人。

喬鑫鑫家人起初對境外電話存有戒心,擔心是詐騙而拒接林生亮的電話。林生亮多番遊說後,喬的家人才肯跟他對話。林生亮表示,從通話中感到他的家人十分擔心和恐懼,家人當時也跟喬失聯,不清楚他的情況。

7月7日下午,喬鑫鑫的家人收到一份法律文書,得悉喬鑫鑫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目前正被關押在湖南衡陽市未成年人看守所,卻不獲會見。林生亮曾致電衡陽市未成年人看守所,查詢喬鑫鑫被關進未成年人看守所的原因,看守所解釋「因為成年人看守所已不夠用了」。

林生亮指出,目前聯絡喬鑫鑫的家人「有點困難」。據他所述,早前《美國之音》的報道發布後,喬鑫鑫家人的手機均「被監控」。中國的「特別部門」更曾上門探訪喬鑫鑫家人,告訴他們不能與外界聯繫透露情況。

林生亮:籲國際重視喬鑫鑫事件

上月底(7月28日),曾參與「12港人」案的中國維權律師盧思位過境老撾時被當地警察拘捕,疑被遣返中國。事件引起68個國際人權組織關注。

林生亮認為,「拆牆運動」直接影響中共的經濟利益。而防火牆是控制思想的開端,正向國際蔓延,例如泰國、老撾等地擬仿效中國建立網絡防火牆。但喬鑫鑫事件未獲應有的國際關注和重視。

他指出喬鑫鑫在老撾合法居留,卻被中國警察綁架,若他的事件也如盧思位般得到國際高度關注,或許老撾政府至少有所顧忌,未必會在兩個月內接連發生中國維權人士被扣押的事件。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