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 週二 週三 週四 週五 週六 週日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專訪被國安處通緝的港人

警務處國家安全處(國安處)昨(3日)公布通緝8名海外港人,各懸紅100萬元,指他們涉嫌干犯《國安法》,呼籲知情人士向警方提供線索。但警方承認,若被通緝人士「一日唔返嚟,就拘捕唔到佢」。《光傳媒》專訪其中三人,郭鳳儀估計通緝令與其倡議美國當局應拒絕特首李家超參與APEC會議有關,她表示不會因被通緝而停止現時工作。羅冠聰則認為這是濫用「國家安全」概念,是政治威嚇。而任建峰形容這是「香港的悲哀」,稱「無得擔心,只能繼續生活、平常生活下去」。

只能盡做 讓自己回家

香港民主委員會(HKDC)執行總監郭鳳儀向《光傳媒》指出,她已跟美國當局聯絡並告知相關的通緝令,希望讓美國政府理解到,香港人在海外,即使在美國,也會繼續受到跨境鎮壓(Transnational Repression)。

她認為通緝令有兩個意圖,第一是恐嚇被通緝人士,第二就是嘗試引發那些支持香港政府及極權的「mob mentality」(暴民心態),煽動民粹化的情緒,動員世界各地不同地方支持中國或港府的人,向被通緝者施以人身安全的威脅。但她表示,這一刻她絕不恐懼,「不會低頭,亦不會因為這種施壓和暴力而停止我的工作」。

郭鳳儀表示國安處釋出一個強烈訊息:所有在海外嘗試做遊說工作的人,都會受到恐嚇和威迫。她認為港府恐嚇的對象甚至不是被通緝的8人,更是所有正在做政治工作的流散港人,包括一些匿名工作、依然想回港的人,「他們想讓人見到,如果你想參與政治工作,你要付出很高代價」。

她表示在海外的港人在理解自己要付出的代價同時,不要因為這些代價而產生恐懼、放棄做這方面的工作,「因為在香港的人付出的代價,比我們更大,即使在獄中,仍有人繼續堅持下去」。

她特別提到剛於上月出訪華府、與美國國務院港澳事務部門負責人會晤的紫荆黨,「我大概知道他們跟哪些辦公室見面,而這些辦公室也是支持香港民主自由的,可以猜想他們會面過程、對方的回應。其中一個想法是,會否因為此行,他們發現HKDC和在美港人一直在做一些扎實的倡議工作,令他們無法在華府有更大的話語權?」

估計與倡制裁《國安法》法官及拒李家超參與APEC有關

郭鳳儀被警方以「涉嫌勾結外國或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被通緝,她指,自己現時的工作包括倡議美國政府制裁《國安法》指定法官及檢控官,估計國安處把自己納入通緝名單內,是回應她在華府的倡議工作。除了關於制裁的倡議,她指出這次通緝亦有可能跟她剛於5月出席美國國會聽證會,以及要求拜登總統拒絕李家超參與APEC會議有關。

通緝令發布之時正是美國東岸的清晨時份,她早上剛起來便收到同事的「奪命追魂call」,還未回過神來,就看見電話上多個未接來電和訊息,「同事電話打過來第一句就說:你畀人懸紅100萬通緝啊!」2021年加入HKDC、去年出任該會執行總監,被通緝或許是預料之內,畢竟HKDC早已被中國制裁,但這次通緝令依然有讓她意外之處,「我是從去年才由匿名的政治工作者,變成一個以真實姓名公開地工作的人,而且我平時並非高調,但今次竟然把我也列入通緝名單中,證明在美國港人、HKDC的工作起了作用,也備受注目」。

特首李家超今早(4日) 發言指被通緝人士的親戚朋友都「合資格舉報及領取懸紅」,郭鳳儀表示,早已跟家人絕斷了來往。她早前接受《光傳媒》專訪時說過這樣一句:「You go home, or you go big」。現時被通緝,她笑言:「依家不能go home,就go big囉!如果返唔到屋企,就做盡所有嘢令我哋返到屋企為止」。事發不足一天,她依然在處理工作事務,直言未有時間疏理情緒。

通緝令圖把溫和、激進倡議工作者一網打盡

前立法會議員、香港眾志創黨主席羅冠聰則在Facebook專頁發文,指自己過去被通緝的,至少有六四維園非法集結案、選舉呼籲投白票案,現時再被港府以涉嫌煽動分裂國家罪、勾結外國或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通緝,最大差別為多了100萬元懸紅,他更指出謀殺通緝犯懸紅金額最多只有40萬元,直言「所謂『國家安全』(實為共產黨的權力穩定),比人命更珍貴」。

他向《光傳媒》表示,《國安法》實施三年,這次通緝名單涵蓋了不同國家、不同組織工作的人,而各人的倡議工作「進取程度」略有差別,有些較為溫和,有些則相對激進,這個名單代表《國安法》的威力無遠弗屆,「港府想發出一個強烈訊息:無論溫和抑或激進,也要將你一網打盡、打沉,這的確是一個政治的威嚇」。

他於帖文中透露,雖然此消息令人緊張,有着無形壓力,但自己生活一直低調、隱密,亦重視自身安全,故通緝一事並無令他有「逼切的危機」,惟日後必會慎選出訪、外遊的地方。他於文中亦有提到,自己於兩年前獲得英國難民身份,港府對他的通緝是「國際標準下認定是不合理的政治打壓」、濫用「國家安全」概念。

對於李桂華希望他們回港「自首」,他表示「不予考慮」,因為自己所做的事是「合理、合義的和平倡議工作」,並促請李桂華「公開任何我有勾結外國勢力的證據」,「我既無收受任何外國資金,亦不是受僱於任何外國政府機關,更不接受他們的指揮或命令」。

他於文末表示,自己只是「一個為香港人發聲的香港人」,並籲港人「不應自我噤聲、設限,不應被政治恐嚇、勒索,不應活在恐懼之下」。

繼續平常生活下去

正在美國喬治城大學亞洲法律中心擔任高級研究員的任建峰形容,港府行徑是「香港的悲哀」。他指昨天香港國安處記者會結束後,竟收到來自親友和公眾的「恭喜」,「他們恭喜我,說被特區政府通緝係光榮。當然,我不覺得這是一件光榮的事,以往我們對通緝令、被通緝者都會覺得要敬而遠之;相反而家竟然有人恭喜,反映人們對香港政權現在的處事方式『睇得有幾低』,我覺得這是香港的悲哀」。對於被通緝後的生活和安全,他稱「無得擔心,只能繼續生活、平常生活下去」。

相關文章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