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 週二 週三 週四 週五 週六 週日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Pazu 薯伯伯.事有不可對人言,談談私隱

每次說到私隱或資安,經常聽到兩種回應。一是說:「你又不是違法,怕甚麼別人知道?」又或是說:「你又不是重要人物,誰有興趣知道你的私事?」

想起吹哨人斯洛登曾說過:「Privacy is the right to a free mind. Without privacy, you can’t have anything for yourself. Saying you don’t care about privacy because you have nothing to hide is like saying you don’t care about free speech because you have nothing to say.」

隱私,心之自由也。無隱私則無所私。有人謂不顧隱私,因其無所藏,猶如謂不顧言論自由,因其無所言。

此幾句說話談的就是私隱,亦能引伸至資訊安全。私隱涉個人存在之價值所在,不受肆意監控,不受無理判斷,乃基本土壤,才能發揮人生存意義。

我以前在西藏生活多年,曾經營一間名叫「風轉」的咖啡館,咖啡館早就結業,回想當年故事,至今仍能找到啟發。

記得有次兩位相熟的藏人朋友來咖啡館聊天,帶來其中一人表弟,言談甚歡,我跟眾人玩小魔術,自娛也娛人。朋友表弟年約廿多歲,首次看近景魔術,目瞪口呆,深信我有「魔法」,也許跟我戴的圓框眼鏡有關,像哈里波特。

朋友看到「透視」紙牌的魔術,搞笑地問我能否看到表弟底褲顏色。我當然看不到,但順著笑話,說能看到,然後宣佈他根本沒穿底褲!眾人聽罷大笑,表弟卻沒有笑,因為他真的沒穿底褲。

原來他們來咖啡館前,去了拉薩以北的羊八井溫泉,藏地泡溫泉不全裸,往往穿泳裝下場。表弟沒帶泳褲,穿底褲泡溫泉,返程時沒替換衣物,只好真空回來。我隨口一說就撞中他沒穿內褲的私隱,不單看穿底牌,還能看穿底褲,令他震驚不已。

有很多看似正常之事,在西藏也可能違反不知甚麼規定,例如在家中佛堂掛著宗教領袖的照片、組織健身運動小組,也有可能被約談「喝茶」。然而,不穿內褲肯定沒違反任何法律,真空上陣也是合法合憲,只是當朋友的表弟見我「猜中」他沒穿底褲,居然會嚇得全身發抖,不知所措。

這正是無盡監視之苦,當你感覺有人監控,言語及行為自然改變。談天說地,不知有否竊聽;與至親對話,忍不住放輕聲線用氣聲說話。想像一個世界,每個對話,每宗交易,全都留有永久記錄,永久追究,自由意志將成絕響。社會變得單元,空間收窄。

有朋友見我愛談資安私隱,聲稱「事無不可對人言」,我立即反問他的薪金,他就收皮。縱然他願意和盤托出,你再追問,總有問題能令對方尷尬不堪,後悔挑戰。

明人必有暗事,事有不可對人言,因為關乎人之尊嚴。

圖片:Dalle-3,人工智能生成,與西藏羊八井溫泉完全無關。

授權轉載:Pazu 薯伯伯

註:論壇版歡迎投稿,來函請電郵至editorial@photonmedia.net並註明「論壇版投稿」。本論壇發佈之內容均為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光傳媒》立場。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