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 週二 週三 週四 週五 週六 週日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Pazu 薯伯伯.一直未被超越的神級輸入法——倉頡

我大概是中五暑假才學習倉頡輸入法,拆碼規則不算難,只是例外頗多。然而最大阻礙,是當時沒有記住鍵盤位置,就算輸入英文也不能盲打。直到中六那年,有次老師要打字,問我:「你係唔係識得中文輸入法?可唔可以幫我打個通告?」老師找學生做免費員工,似是天經地義,我也一口答應,本想回家用自己電腦打字,怎料老師卻說時間趕急,希望我用學校電腦輸入。

當年學校電腦鍵盤只有英文字母,沒對應倉頡碼,我只好逐碼敲出,頗感吃力。回家後便扚起心肝學習盲打,若有字碼不懂拆,會另外記下。不過這是多年前的事情,我其實早就忘記了學習過程是否艱難,又或是打字較慢的年代是怎樣度過,反正一直以來的印象,就是我輸入中文字的速度是忘我地快。

* * * *

中學同學何 B 仔的母親去學倉頡,考試前還是沒掌握方法,同學知道我打字快,建議伯母與我聯絡求救。同學母親問我:「用倉頡輸入法,有冇乜嘢心得?」我就說:「其實打倉頡很容易,你唔好太用心去記拆碼,憑感覺就可以。」同學母親聽到「憑感覺」,更覺混亂,追問:「哦哦,咁即係點?」我好認真地答:「如果想打字打得快,首先要忘記輸入法……」

《笑傲江湖》的風清揚對令狐沖說:「學他的劍法(獨孤九劍),要旨是在一個『悟』字,決不在死記硬記⋯⋯臨敵之際,更是忘記得越乾淨徹底,越不受原來劍法的拘束。」我叫同學母親憑感覺打字,也不知是否受風清揚影響,但打字純熟確實只會留下肌肉記憶和感覺,被問到拆字規則時往往啞口無言,只記得指頭動作。打字打得快,確會忘我。不過想起同學母親當年聽罷我的所謂「心得」,一直「嗯嗯嗯」,大概覺得他兒子的同學神神化化,古古怪怪。

* * * *

中文輸入法主要有分形碼輸入法及拼音輸入法,形碼輸入法雖較難學,但重字率低。除非輸的文本是較接近日常會話,否則就算拼音輸入如何「智能」,其效率始終難與形碼輸入法相提並論。而且形碼輸入法,較易超越固有語言習慣,前字與後字之間的干擾較少。

中文字詞的組合,本身彈性極大,但若使用拼音輸入法,有時為了讓系統較易認出,便容易傾向使用習慣用語,失卻了中文原有的彈性變化。例如,「煙消雲散」,用拼音打入 yanxiaoyunsan,便能自動彈出。但行文用字,有時為配合前後文字聲調的變化,感覺寫成「雲散煙消」,讀起來會更舒服。

字詞次序的改動,在中文世界本來甚為普遍,但因為更動後的用詞,相對少見,若以拼音輸入,則往往要多一層選字功夫。拼音輸入法的使用者,有時為免看屏幕選字,難免傾向選用較符合習慣的用字組合,也就出現我在文中提及的情況,即前字與後字之間的干擾較大。使用形碼的輸入法,可以同時輸入粵語字、繁簡混雜、日本漢字,甚至不懂發音的中文字。更重要是,用回筆杆寫字,執筆忘字情況也較少。

繁體中文世界最流行的形碼輸入法是倉頡,簡體中文世界最流行的形碼輸入法則是五筆,但不論是創新或偉大程度,倉頡都肯定遠勝五筆。倉頡輸入法之所以較為偉大,繁體中文的使用者較幸福的原因,正是因為當年台灣的朱邦復先生雖然石破天驚地發明了此法,但及後為普及中文電腦,居然宣告放棄其專利,在開放碼還不流行的年代,率先把倉頡開源。

正是因為朱先生偉大的無私奉獻,使得現在幾乎任何一台能用全鍵盤繁體中文的電子設備上,都會有倉頡輸入法。簡體的五筆輸入法,無論聲稱設計上有何優勝,但輸入法本身有版權,每台使用的設備也要支付版稅,又或是要安裝第三方軟體才能使用,有時換了新系統,若該系統本身未支援第三方的鍵盤,那就學了也是無所用。

* * * *

我見身邊有些朋友,因為覺得倉頡輸入法難學,改用速成輸入法,即只需輸入倉頡的頭尾碼,理論上較易學習。只是雖然省了學習時間,但在每次回覆電郵,寫短訊,撰文章等,都要花上較多時間選字。有些人說自己連選字位置都記得,但其實只能記上一堆常用字的位置而已,若然換了系統或手機,又要重新再記一次?當初學習時省了一點時間,其實得不償失。

間中聽到有人滿有信心地說:「我打速成,快過好多打倉頡的人。」我猜只有一個原因,就是他找來比較的那些倉頡輸入法使用者,本身打字極慢,就像硬要說自己跑步快過阿婆,其實沒有甚麼好比較。另外有些人覺得倉頡是老一輩才用,我反而觀察到真正屬長者常用輸入法,是手寫及語音。倉頡絕非過時產物,而是對電腦文字輸入有高要求者的必經之路。

有些技能,掌握的門檻較高,需要較多精神去學習,又或是時間成本較高,但熟習過後,卻能幫你省下很多時間,效益極大。這類技能特別值得投資足夠時間熟習,倉頡輸入法肯定就是其中一例。

授權轉載:Pazu 薯伯伯

註:論壇版歡迎投稿,來函請電郵至editorial@photonmedia.net並註明「論壇版投稿」。本論壇發佈之內容均為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光傳媒》立場。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