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 週二 週三 週四 週五 週六 週日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台北69五周年遊行 戴頭盔豬咀台人:港人反抗極權的符號

五年前的6月9日,香港100萬人上街,為歷時半年的反修例運動展開序幕。五年後的今天(9日),「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台港同行」口號響徹台北街頭。由港人組織和台灣組織聯合舉辦的「香港自由六月」台北遊行今天下午2時舉行,遊行由自由廣場牌樓開始,走到西門町西本願寺進行集會。大會公布約有600人參與。

首次參加台北遊行的港人

台北今天的天氣陰晴不定,異常反覆,中午下了一場激烈的雷雨,遊行開始時,陽光出來了,卻變得非常悶熱,參與者都互相叮囑要多喝水。人們踩着廣場上的水窪,舉着大會派發的標語,June(化名)舉着「捍衞民主 台港同行」的標語,身穿「香港加油」的黑色上衣,她來台差不多一年,這是第一次參與香港議題的集會遊行。

「因為喺香港已經唔可以遊行,難得還有台灣呢片淨土,所以一定要過嚟」。身上的黑衣,在「香港加油」成為禁語前,已買下來。獨自前來遊行,她感慨,必須珍惜這些機會,「失去咗先知道唔可以當係理所當然,年輕時唔識珍惜,近年香港變化太快」。

遊行集合時,廣場上大約聚了一百多人,她覺得人數不是重點,不一定人多才算成功,「我只想做好自己,忠於自己」。主辦單位在現場廣播,讓參與者必須自己做好風險評估,June坦言雖然出來遊行的確有風險,但如果已身在台灣,卻依然因為懼怕而不出來,「咁就全世界都無我哋香港人可以去嘅地方喇」。

身穿寫着「香港加油」的黑衣,是來台港人June。(相片:《光傳媒》)

一邊搖着「香港獨立」旗的阿金(化名)2019年底到台,從未缺席每年6月在台北舉行的遊行集會,「政權對香港人嘅打壓從未停止,好似早幾日有人喺球場唔唱國歌都被扣捕」。五年過去,他觀察到參與香港議題遊行的港人愈來愈少,「喺台灣嘅香港人比較怕羞,無咁有勇氣」,相對港人,他覺得台灣人更多,「有好多甚至落手落腳搞,好支持」。

他特地舉起港獨旗,是因為希望讓台灣人知道,一國兩制已失效。身上的衣服也是特別為這次遊行而選的,寫着「I am not Chinese」,「我個人係支持『反中』嘅」。親歷台灣這幾年的大小遊行和集會,他記得2019年底,遊行人數最多,卻禁不住說,的確很多來台港人已離開,而自己認識的朋友大多數較少參與「和理非」活動,所以今天是獨自參與的。「危險程度唔高,台灣好自由、好安全」。

舉着「香港獨立」旗的阿金,2019年底來到台灣,每年6月也會參與紀念反修例運動的遊行。(相片:《光傳媒》)

台灣人戴頭盔豬咀:是港人反抗極權的符號

阿皓(化名)戴着頭盔和豬咀(防毒面罩),站在人群中,太陽很猛,汗水從他的臉頰兩旁一直流下。他是台灣人,以這樣的裝扮出現在遊行中,是想把香港人的精神承傳下去。香港人的精神,之於台灣人,到底有何意義?「就是最初,香港人為公義和自由,走上街頭,然後權力被中共把持在手上,就無法繼續發聲了」。

他覺得雖然香港人已無法上街表達意見,但港人的精神並沒有消失,面對不公平,就要表達出來。「我想告訴台灣人,必須關心自己社會發生的事,我們不能忘記香港發生的事,要把港人的精神記在心裏」。對於兩周前發生的立法院集結事件,他說自己以這裝扮今天出來遊行,更具像徵性,「更有力去傳達訊息,就是如果台灣人忘記港人面對的事,台灣就會變成第二個香港」。

這個裝扮,他說,是一個符號。是一個香港人反抗極權,不能被忘記、不能被磨滅、無法替代的符號。

台灣人阿皓希望台灣能夠記住香港人反抗極權的精神。(相片: 《光傳媒》)

台、英港人遊行目標大不同

在英港人藝術家淋漓淋浪從英國到台北參與六四晚會和這次遊行,夫婦二人走在遊行隊伍中,太太淋漓說最感動是看見人們舉着「捍衞民主 台港同行」標語,「可以睇到台灣呢邊嘅集會,好重視點樣同台灣連結」。

移英三年,二人在英國也經常參與集會,覺得最大分別是港人在英遊行,沿途會設置很多街站,一邊向英國本地人介紹和解釋香港的情況,而其中一個目標是希望英國政府可以正視和介入港人在英面對的跨境鎮壓問題,丈夫淋浪說:「例如有示威者被毆打、被拉進中國駐英領事館,間諜騷擾港人等問題」。

相反,他們覺得台灣的港人活動和遊行,更像互相幫忙,淋浪說:「佢哋有好強嘅危機感,台灣人覺得香港情況每況愈下,下一個就到台灣」。遊行途中,二人跟身旁的台灣人聊天,聽到最多的,就是「不想台灣變香港」,淋漓覺得這是他們最擔心的事情,「香港作為一個示範作用,佢哋都話無諗過香港會變成咁」。

積極參與遊行,二人都覺得這是作為離開了香港的人的「責任」,「有責任代嗰啲唔能夠遊行嘅人走出來,有自由就要珍惜」,淋漓最想做的,是令港人知道海外港人並未放棄。

移英藝術家淋漓淋浪指港人在英國和台灣的遊行集會目標明顯不同。(相片:《光傳媒》)

學者:民主世界的大戰

香港本土歷史民間學者徐承恩指出,反修例事件五年,這次遊行意義重大,「69係大日子,大家並未忘記呢件事,而且唔應該只係香港嘅事,而係台灣人嘅事,以香港作為借鏡」 。他分析,反修例事件的背後結構,是中國從改革開放後,大國崛起的霸權,侵吞其他地方的爭霸心態。

「所以香港係第一個目標,第二個就係台灣」。他認為台灣人可以從香港人的經驗學習,了解香港在這幾年發生了甚麼事,把香港的本土民主運動,跟普世的民主運動和價值結合,「中國要擴張勢力,先係香港然後台灣,如果台灣守唔住,就係全世界」。

他指出,全世界所有自由民主體制正在面對同樣的危機,「如果我們唔團結面對中共嘅挑戰,自由民主世界就面對興亡問題,所有人都有責任!守住台灣,全世界都得益」。反修例事件已過去五年,他離開香港,在台灣落地生根,坦言既然已在台灣定居下來,就在自己崗位繼續抵抗中共,在台灣書寫歷史,「持續抵抗,不被同化,依家係民主嘅世界大戰,我們必須為守護民主而戰!」

民間學者徐承恩認為對抗極權,是自由民主世界的興亡之戰。(相片:《光傳媒》)

相關文章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