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 週二 週三 週四 週五 週六 週日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俄羅斯公司在港仲裁需求激增 學者:間接幫助受制裁俄企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遭西方國家制裁,《日經亞洲》今日報道指,俄羅斯公司轉向香港尋求仲裁服務,超過6位律師表示相關需求激增(spike)。香港城市大學的貿易法教授夏竹立 (Julien Chaisse)認為,香港間接地幫助了受制裁的公司進行業務交易,確保他們的合同在世界上許多地方仍可執行。

《日經亞洲》報道指,美國和歐盟對俄羅斯實施制裁後,許多大型西方律師事務所放棄了俄羅斯客戶,俄企轉而尋求香港仲裁服務。

有逾6位律師向《日經亞洲》確認,他們見證了俄企在香港進行仲裁的需求激增,有律師更形容「他們別無選擇」(They have nowhere else to go)。另一位律師指,俄企普遍認為香港是一個成熟、實施普通法的司法管轄區,加上香港不對俄羅斯公司實施制裁。

城大貿易法教授夏竹立指,香港仲裁制度的核心目的是提供一個中立的平台來解決爭端,但間接地幫助了受制裁的公司進行商業交易。他指,俄企通過在香港等聲譽良好的司法管轄區解決爭端,可以確保他們的合同在世界上許多地方仍然可執行,即使面對制裁,仍可順利為商業交易鋪平道路。

大成(Dentons)律師事務所合伙人Robert Rhoda指,最近俄企越來越傾向使用香港的管轄法律(governing law)來簽訂合約。香港國際仲裁中心(HKIAC)回覆《日經亞洲》時,拒絕提供涉及俄羅斯仲裁服務的具體統計數據。

美國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的研究助理Brian Kot指,與其他司法管轄區相比,香港當局對俄羅斯在該城市的活動並未進行嚴格審查,使俄企有信心在香港營運並與全球保持商業聯繫。

不過,香港搶佔俄企仲裁服務或遇阻礙。上月俄羅斯法院表示,香港的仲裁中心實際上並非制裁中立(sanctions-neutral),而且由於普通法的存在,無法保證俄羅斯實體能夠得到公正的審判。

有律師向《日經亞洲》表示,香港困在兩難中,且一無所得(We’re stuck in the middle with nothing),因為西方和日本企業擔心香港實施《國安法》後的司法獨立性,已經將許多法律糾紛轉移到區域競爭對手新加坡,但同時俄羅斯又會認為香港太西方化。

翻查資料,本土研究社去年發現,名稱含有「俄羅斯」或「Russia」在香港註冊的新公司已有35間;相比前年同期(2021年2月至10月),這類新公司註冊只有13間,有明顯增長的趨勢。

相關文章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