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 週二 週三 週四 週五 週六 週日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李家超支持作家聯會建「香港文學館」 香港文學生活館發聲明:避免攀附、需立足民間

香港作家聯會日前突宣佈,獲特首李家超支持和馬會贊助籌建「香港文學館」。民間在2014年成立的「香港文學生活館」昨發聲明,強調文學館要避免陳腐和攀附。香港作家韓麗珠今日在報章專欄表示,對潘耀明籌備的「香港文學館」聞所未聞。她指,在許多暴政的歷史裏,文學和藝術界往往成為極權政府眼中釘,爭奪敘事和話語權也是日常生活裏無時無刻在進行的戲碼。

綜合多個建制媒體報道,香港作家聯會會長潘耀明上週六(22日)在書展「大灣區文學交流講座暨大灣區文學徵文獎頒獎禮」宣布,在特首李家超的支持和馬會的贊助下,正式籌建「香港文學館」,選址在灣仔,料明年4月開幕。館內將收藏香港作家的手跡、手稿、出版物、簽名本,並會邀請研究香港文學的學者,舉辦各類型文學交流講座。

翻查資料,潘耀明是體育、演藝、文化、出版界選委、中國作家協會香港會員分會會長、香港世界華文文藝研究學會會長和《明報月刊》總編輯。他曾在去年4月撰文,盼建館「能促進中國的優秀文學傳統及與西方文學的交流」,並藉香港文學,認識「與中華文化不可割裂的關係」。

2020年至22年擔任藝發局文學委員會主席的甄拔濤接受《光傳媒》訪問表示,他的參選政綱提及建立香港文學館,但港府無實際行動。他直言,任期內不見作家聯會有任何爭取成立「香港文學館」的倡議行動。對於突然宣布成立文學館,他形容是「忽然文學館」。

甄拔濤認為籌辦文學館需要有香港文學史的視野,了解香港文學在世界文學史的定位,但他翻閱潘耀明籌劃文學館的報道中未得到解答。他直言,「如果展示作家手稿就等於搞文學館,同book場搞展覽係無分別的,完全唔係搞文學館的做法」。

香港文學館發聲明 指香港文學館需立足民間

潘耀明獲官方支持的「香港文學館」,與現時民間活躍運作的「香港文學生活館」的名稱十分接近,部分人甚至簡稱後者為「香港文學館」。

香港文學館有限公司昨(26日)發聲明回應指,香港文學生活館在2014年成立,致力於提供文學的活動、創作、教育、展覽、交流等機會,曾三度獲得藝發局的「藝術推廣獎」,2018年建立文學發表平台「虛詞」及紙本月刊《無形》,網站點擊每年190萬次。

公司強調,文學館要以「以文學豐富香港」,強調避免陳腐、攀附和閉門造車,必須立足民間,秉持民間平等多元精神的信念。而作聯宣布籌備「香港文學館」的報道發布之前,並未得悉有關計劃,也「從未和作聯有過任何形式的合作」。

聲明亦提到,文學業界人士從未知悉這事,並認為文學館建立的大事,應確保業界持分者有知情權和參與度,是「應有之義」。

香港文學館有限公司理事會召集人鄧小樺向《光傳媒》表示,她認為建立香港文學館這條路需要熱誠和國際視野,而潘耀明在大灣區的文化活動突然宣布,同場未見其他香港作家表示支持,感覺作聯籌備的文學館是在「大灣區的語境下設立」。她坦言,「如果大灣區文學就叫『大灣區文學館』,唔明點解仲要攬住香港呢個名。」

鄧小樺表示,她身處文學界一直知道作聯的存在,而作聯建立的文學館是否「官方文學館」,還是「建制派文學館」,「兩者在公共資源和架構上還是很大分別,不應混淆」。她提到香港文學生活館深耕民間,致力和民間連線接軌,將文學推廣給更多香港人。

她回顧2009年開始倡議文學館、到建立香港文學生活館這10幾年,形容是「揼石仔」一步一步前行。她感嘆表示,走一條難行的路十幾年,但建制派議員在特首答問大會獲李家超回應說一句「非常支持」,然後便好像一條直路,讓她覺得有點心酸。

翻查資料,早於2009年,當時多名香港作家和學者包括董啟章、葉輝、陳智德、潘國靈、廖偉棠、鄧小樺、馬家輝、司徒薇和陳雲組成「香港文學館倡議小組」,爭取建立香港文學館。

在2012年,原「香港文學館倡議小組」重組成「香港文學館工作室」,其後再重整架構成立「香港文學館有限公司」,2014年建立「香港文學生活館」。

作家韓麗珠:不再使用簡稱「香港文學館」,表明「香港文學生活館」

本地作家韓麗珠今在《明報》專欄撰文,她對潘耀明籌備的「香港文學館」聞所未聞,只熟悉鄧小樺及一眾本地文學作家主理的「香港文學生活館」。她形容「香港文學生活館」是「生猛機構」,自2014年舉辦各種文學活動,並出版本地作品。她說需要改變習慣,不再使用簡稱,需清晰地指出真實存在於生活的「香港文學生活館」。

韓麗珠認為,許多暴政的歷史裏,文學和藝術界往往首當其衝成為極權政府眼中釘。而爭奪敘事和話語權,當然也是日常生活裏無時無刻在進行的戲碼。她形容文學是走在前端、邊緣而少數的「敘述聲音」,它帶著叛逆、偏鋒、關懷弱勢的想法。她又建議分類文學可新增類別,例如官方文學、民間文學,或「雞蛋文學」、「高牆文學」,以及「歌功頌德文學」,甚至是「A貨文學」等類別。

香港作家、詩人廖偉棠日前在Facebook發文,認為「香港文學屬於民間」,在香港不可能有「文聯式的官樣機構能夠發展文學」。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