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 週二 週三 週四 週五 週六 週日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壁畫簡介被移除 阿塗:後國安法時代 所有嘢都係G點

本月月初,《信報》報道本地漫畫家「阿塗」位於九龍公園漫畫星光大道(漫畫大道)上的作者簡介和圖像被移除。報道指主辦機構香港動漫聯會稱,因收到公眾投訴簡介上的圖像「內容不恰當」後,同意圖像「可能會引發不必要的誤會或聯想,須盡快移除」。阿塗向《光傳媒》表示,被移除的作品描繪人們的生活百態,這種題材很「普通」,沒有敏感性,「不過喺後國安法時代,所有嘢都係G點」。

今次涉事的阿塗作品,屬於漫畫大道2020年新設的「漫漫牆」壁畫區的一部分,「漫漫牆」全長50米,由18名聯會推介畫家及12名新晉畫家的漫畫角色串連而成。

被刪畫作刻劃市民百態 國安法後卻變敏感

被聯會移除的圖像為阿塗於2018年3月的創作,目前仍在阿塗Facebook專頁上展示。(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阿塗接受《光傳媒》查詢時指,被刪除的圖像為2018年3月繪畫的作品,漫畫描繪幾個「神獸」坐在列車車廂內看電話,車廂上又貼有「批鬥座」海報以及一名孕婦站在一側,列車外面則有飛碟襲擊城市以及一個手持鎌刀和鋤頭的「巨人」橫行,但沒有任何乘客關注。

他表示,當時想描繪市民對外間發生種種大事無動於衷,只沉醉眼前的手機的冷漠氣氛。他認為這種描繪人們生活百態的題材很「普通」,沒有敏感性,他笑言:「不過喺後國安法時代,所有嘢都係G點」。

香港動漫聯會曾在「漫漫牆」的宣傳片中介紹阿塗。(《光傳媒》)

阿塗憶述,其後香港動漫聯會透過香港藝術中心動漫基地邀請他參加「漫漫牆」創作,包括提交作者簡介、角色簡介和一張漫畫圖,他便提交了該幅作品。他形容當時聯會態度很自由開放,沒有提出任何指引或題材限制,「ban橋都無ban過」。

聯會更為每位參與畫家製作擴增實境(AR),市民只要掃描QR Code就可以看到牆上漫畫角色的互動;他的作品AR就是牆上三個漫畫角色揮舞手上的文具玩耍。阿塗形容整個合作過程很愉快,感受到他們很尊重漫畫家。

擔心公開回應等同「協助極權散播恐懼」

阿塗的簡介及圖像被移除前後對比圖。(相片來源:阿塗

阿塗指,揣測不到移除簡介和圖像的原因,亦不解為何連QR Code也要一併移除。他指事發後,自己有掙扎應否公開回應,一方面擔心會變成「協助極權散播恐懼」,但又覺得應就創作審查發聲。

他亦指,體諒聯會在《國安法》下「兩面不是人」的情況,但對於簡介和圖像在未通知作者本人的情況下被移除,他直言:「我覺得佢好唔尊重我、唔尊重漫畫家」,因此選擇公開事件,希望形成輿論壓力,令他們「唔會咁唔尊重漫畫家」。不過他坦言,事件被報道後,聯會至今仍未聯絡他。

針對阿塗被投訴的情況及何謂「不必要的誤會或聯想」,《光傳媒》向聯會查詢,該會表示「已就阿塗的作品移除一事表達了聯會的立場,並沒有任何補充」。

「香港漫畫星光大道」官方網頁擷圖。(《光傳媒》)

《光傳媒》查閱香港漫畫星光大道的官方網頁,現時仍能看到阿塗的個人簡介、作品履歷、漫畫角色「神獸小學雞」的簡介,以及阿塗的Facebook專頁連結,但網站在介紹阿塗「漫漫牆」創作時,卻「下架」其個人簡介和圖像。

阿塗在其Facebook專頁上自嘲成為「佚名」漫畫家,更附上2張壁畫前後對比圖,顯示原有簡介及圖像的位置。他指,會討論這次事件的漫畫界同行多已身在海外,留在香港的比較沉默。他覺得香港漫畫界彌漫着壓抑和無力感,「令他們不想理會,或覺得發聲也沒有幫助」。

阿塗在其Facebook專頁上自嘲成為「佚名」漫畫家,並對事件進行「再創作」。(圖片來源:阿塗;後期整合:《光傳媒》)

漫畫大道獲政府資助

翻查資料,阿塗自2011年開始創作「高登神獸」,2014年開始全職插畫工作,作品在多間報章雜誌連載,其創作不時回應時事、諷刺時弊。2020年《國安法》生效後,他在《明周》和網上新聞平台的專欄先後被終止,最終在2022年4月底公布離港。

翻查資料,香港動漫聯會獲得政府「創意香港」資助,於2012年8月於九龍公園興建「香港漫畫星光大道」,先後在2015、2018及2020翻新及新增展區。

香港動漫聯會成立於1999年,現任會長為黃玉郎。他和現任理事鄭漢怡在2021年7月成立「粵港澳大灣區動漫文化協會」。黃玉郎在2015年立法會審議《2014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期間,出席版權大聯盟記者會,要求議員盡快通過《條例草案》,更指把《條例草案》稱為「網絡23條」者是「無知」、「別有用心」、「腦殘」。

相關文章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