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 週二 週三 週四 週五 週六 週日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APEC期間辦「評估中港商業風險」會議 提供資訊讓外企重新評估對華投資策略

由前香港立法會法律界議員郭榮鏗成立的中國戰略風險研究所(China Strategic Risks Institute,CSRI)、自由世界投資(Free World Investment)及視覺藝術家協會(Visual Artist Guild)合辦的「評估中港商業風險」會議將於APEC會議期間同時舉行。CSRI副總監Andrew Yeh向《光傳媒》表示,港區《國安法》及中國今年新修訂的《反間諜法》對在華外資企業打擊很大,面對不斷升級的投資及地緣政治風險,會議將提供一個平台,讓企業重新評估他們在中國和香港的投資策略。

亞太經合組織(APEC)將於明(15日)至周五進行領導人非正式會議,當中最受人注目的就是明天的「拜習會」,「評估中港商業風險」會議(Assessing Business Risks in China & Hong Kong,ABC-HK)亦於同日、並在APEC安全區域(APEC Security Zone)內進行,CSRI副總監Andrew Yeh指出,自《國安法》實施以來,中國和香港的商業環境逐步收窄,對於希望跟中國、香港進行貿易的投資者和企業來說,出現了一系列全新的戰略風險。

「APEC會議期間,很多商界和政府領袖來到三藩巿,討論地區之間的貿易機會。而ABC-HK會議要帶出的訊息,就是想各地政經界領袖知道,儘管可以跟中國進行貿易和投資,但仍需要對潛在戰略風險有充分的認識」。

他表示,會議的目的是為商界領袖提供一個平台,分析不斷變化的商業環境,讓他們重新評估在中國和香港的投資策略,並探討《國安法》實施後,商界在中國和香港面對不斷升級的投資及地緣政治風險。

Andrew指出,除了港區《國安法》,中國於今年7月新修訂的《反間諜法》對外國企業,尤其是諮詢公司和盡職調查(due-diligence) 公司來說打擊相當大,令不少在華外資企業難以真正掌握正在中國發生的事情,「因此,他們無法保證他的投資或供應鏈在發生甚麼事。而另一焦點就是中國和香港目前的政治和法律發展,會議將評估這兩方面對商業的影響,例如當局計劃明年就《基本法》第23條立法,有可能導致互聯網內容受更多限制」,他認為立法不僅對人權有影響,對商業環境亦產生影響。

CSRI副總監:中國政府將不惜一切手段利用香港法規 懲罰那些踩到紅線的人

從商業角度來看,他認為在華外企的業務將面臨受損,「中國政府將不惜一切手段利用香港法規,特別是含糊的《國安法》,懲罰那些踩到紅線的人。全球企業曾經非常重視香港,因為它堅守法治,香港曾被視作區內少數可以進行公平審訊的地方,你可以相信法官,但現時情況已不同了」,他指出,企業必須重新評估他們在中國、香港的業務。

會議分為三個部份,第一部份是「中國及香港的投資風險」,講者包括國際私營企業中心(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Private Enterprise)亞太區總監John Morrell、史丹佛大學中國經濟與制度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倫敦帝國理工學院客座教授許成綱等; 第二部份則有關「香港作為亞洲金融中心的未來」,講者包括菲莎研究所(Fraser Institute)研究員Fred McMahon、香港資深對沖基金經理錢志健、視覺藝術家協會負責人Ann Lau; 第三部份「企業對中國和香港發展的回應」 就有自由世界投資共同創辦人Daniel Wong及Democracy Investments首席經濟師Richard Rikoski回應。

若受小紛紅攻擊 將突顯「中港投資風險」的確存在

ABC-HK跟APEC同時進行,Andrew指出會議並非反對或衝着APEC而來,相反,他認為舉辦這活動會帶來積極作用,可以讓來自不同地區的合作夥伴、企業和政府交流,「我們並不反對APEC,而是希望透過政商界領袖聚首的時間,利用這個機會向他們提供有關中國和香港發生的事情的資訊,以及如何影響商業風險的各個觀點」。參加者可以自由進出會議,同時參加巿內其他會議和論壇。

自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宣布出席APEC會議後,不少位於三藩巿的中國人組織都呼籲當日聚集歡迎。舉辦會議談中港商業風險,會否擔心成為針對目標?Andrew回應指美國是一個自由的國家,有言論、集會自由,「我認為中國政府應該不會想讓我們得到更多關注,若他們試圖干擾我們的活動,只會突顯我們提出的問題、中港投資風險的確存在」。

但他同時指出,中國人和香港人是中國政權騷擾、威嚇、監視的最大受害者,他們非常了解中國的長臂,「海外的中國人和香港人的擔憂是合理的,有些人因為害怕而不能公開表達意見」。

相關文章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