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 週二 週三 週四 週五 週六 週日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等待審訊3年半 賣小店患抑鬱 盼審訊還原721真相

阿明(化名)覺得自己的人生停滯在2019年7月21日,四年過去,仍然在等待審訊。幾年前,他開了小店,希望在這段時間賺到一筆錢,若自己被判入獄,可以讓家人生活過得好一點。幾個月前小店出讓了,因為要面對那場等待了三年半的審訊,他說道:「我沒有罪,無做錯任何事,公道自在人心」。

案件原本是今年三月開庭的,但因為眾被告未能達致共識,便延至10月。得悉審訊延期,有朋友跟他說「恭喜你多半年自由」,他搖頭,說這是自己本該享有的自由。對他來說,等待是一個無止境的煎熬,亦早已做好心理準備,最壞的結局是入獄四至五年。

案中7名被告全部不認罪,他認為是「強大」的,雖然各人私底下並無聯繫,但都一致決定不認罪,他說自己選擇積極面對審訊,但轉個頭來,卻又忍不住感慨,「唉…信不信法治?如果還有僅餘的法治,我們理應無罪釋放」。很多朋友找他吃飯,別人說是道別的晚餐,他卻更願意相信是「打氣飯」,坦言這並不是道別,因為由始至終他都知道自己沒有參與所謂的暴動。

10月後的人生 無法規劃

小店生意其實很穩定,幾年間已有一班熟客,要結束,他滿心不捨,但無奈自己即將面對審訊,而店內人手極度不足,他甚至想過,審訊期間,每天下午5時散庭後立即趕回店工作,「但長遠來說很難支撐,而且十幾天朝九晚四坐在犯人欄內,應該會幾辛苦的」。光想起那個情景,他已能預計那種勞累。其實,他真心喜歡做生意,迫不得已放下,他依然希望有一天,在適合時機可以重頭來過,「暫停,當是給自己一個break吧」。

每次跟店舖合伙人開會,談公司的方向和發展,說到10月,總是無法計劃下去,「大家一提到我單案,就很低落,失去方向」。而他的人生也同樣,對於未來的想像,10月就「行人止步」。

幾年前接受訪問時,他說過開店是為了賺一筆生活費讓家人於自己在囚時使用,但始料不及的疫情,卻令他大失預算,結果沒有如他想像那般能為家人留下儲備,小店亦不能繼續營運,覺得可惜嗎?「有少少,但盡了自己力,守不住也無辦法,有些事情自己無法控制,根本看不見自己將來」。

被捕那時,他身在家中,父親冷眼看着警方在家裏搜索,他直言,兩父子的關係一直不好。對於自己被控暴動罪的事,二人一直避談,父親是退休警,覺得有罪就要受罰,「如果有罪吖嘛!但一日未判,我就是清白之身」。飯桌上,他不會主動提起官司,甚至不談政治,自己跟家人的政治取向,始終有着一條無形的鴻溝。幸好,母親態度上較為開放,「她能從多角度看件事,開始理解我說的未必無道理」。雖然立場不同,但他承認,「屋企人都是會心疼我」。

患上抑鬱症 刻意孤立自己

被捕後,他的旅遊證件被沒收。今年通關後,眼看不少朋友頻繁旅遊,亦有不少好友移民,他感到情緒低落,更經常失眠、不想參與任何社交活動,最後證實患上抑鬱症,「我以前常常四處飛,為甚麼別人可以出國旅遊,而我不能夠?我做錯甚麼?」他的抑鬱,大概不只是因為無法旅遊,而是近年等待審訊所積壓的鬱悶情緒,無法外遊只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吧。

他承認,是自己鑽牛角尖,「想不通,不斷問自己做錯甚麼,走進死胡同,很多朋友移了民,好想去探他們」。求醫後,情況已有好轉,他從前不明白,為何抑鬱症病人會陷入思想漩渦,「以前會叫患情緒病的人不要想那些不開心的事,到自己有病,就明白思緒不是自己能控制的」。可以走出困局,最終也只能靠自己。

人生規劃,這四個字對他來說,實在過份沉重,他覺得自己的人生,停滯在2019年7月21日,面對審判,他形容自己是砧板上的一塊肉,如無意外,今年的生日將會在法庭上渡過,「無辦法,只能接受,或者生日會帶來好運呢?」

不敢交女朋友 盼721歷史不被篡改

不敢規劃10月後的路,失去結識朋友的動力,阿明過去幾年一直也不敢交女朋友,「不想拖累別人」。他甚至刻意孤立自己,不想為身邊人帶來壓力,「慢慢不見面,關係就會逐漸疏遠」,因為疏遠,即使日後離別,也不會太傷心。也許,這就是一個面對審訊和未知刑期的人的自我防禦機制。

過去幾年的721,他其實已沒有太大感覺,「幾多年不重要,香港人善忘,只希望大家不要忘記四年前發生過的事」。每年到了那個時間,都會看見大量警員在港鐵站內駐守、在街上巡邏,「這般陣容,不想記起,也會令人記起」。每逢「特別日子」,他都會在街上被警察截查,「一查又記起某個日子,何時才能還我公義?」

決意不認罪,他承認,的確掙扎過。認罪可以扣減刑期,但他偏執,覺得自己沒有做錯,就不應認罪,「如果認罪,輸的不只是我,而是香港人」。他覺得自己有責任還原721真相,通過審訊,香港人能夠知道事件的真相,讓歷史不被改寫,「若有一天歷史被篡改,輸的就是所有經歷過這件事的香港人」。那晚在元朗被襲擊至遍體鱗傷的傷者、看着直播憤怒得徹夜難眠的人們、打電話報警求助心急如焚的巿民、為查明真相鍥而不捨的記者,他覺得,失去真相,所有人都是輸家。

「發生咗就係發生咗,希望今年係721未有真相嘅最後一年」,阿明如是說。

相關文章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