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 週二 週三 週四 週五 週六 週日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721襲擊前兩日 警通知元朗站經理 當日派員駐控制室

721港鐵元朗站襲擊事件,警方39分鐘後才到場遭質疑太遲。今日元朗站車站經理在法庭披露,原來警方7月19日已通知港鐵,721當日會派警員進駐元朗站控制室,並在7月20日確認具體安排,即721下午5時會有2名警員到場。翻查監警會2020年發表的報告,亦提及元朗站「觀察哨站」有2名警員駐守,但該2名警員當晚10時42分首次向元朗警區匯報約30人手持木棍聚集,未有提及站內發生打鬥、有人受傷流血等情況。

前立法會議員林卓廷被指與另外6名男子參與暴動,案件今(3日)續訊,披露更多關於警方在721事件的部署。根據《庭刊》報道,匿名證人、元朗站的車站事務經理B先生指,7月19日一位警察透過WhatsApp聯繫他,要求721當日派警員駐守車站控制室,並在翌日提交具體安排。

7月20日B先生獲通知,721當日下午5時會有兩名警員進駐車站控制室。他接受盤問時確認,控制室內設有閉路電視。B先生在7月21日當晚11時45分抵達元朗站,他承認在車站控制室見到兩名天水圍警署的便裝警員。

根據匿名證人、元朗站的車站事務經理B先生指,警方通知他721當日下午5時有2名警員駐守車站控制室,圖為3名警員在當晚10時54分在元朗站。 相片:港鐵閉路電視片段

監警會報告:控制室警員在關鍵時刻應定時匯報

《光傳媒》翻查監警會在2020年發表的反修例運動報告,除了未提及觀察哨站在7月19日已開始準備,其他情況與B先生的描述吻合。報告指,警方在西鐵綫元朗站、天水圍站、朗屏站及錦上路站設「觀察哨站」,每站車務控制室有2名警員駐守觀察,職責是向元朗警區行動室匯報「任何異常情況」。

報告提到根據現有訊息,元朗站控制室兩名警員到晚上10時42分才首次匯報,指約有30人手持棍棒在F出口聚集。但警方999控制台在較早時間、即晚上10時40分已收到電話舉報,指元朗站發生打鬥,有人倒臥地上;晚上10時42分兩個電話舉報指,元朗站內數十人正在打鬥。港鐵公司亦在晚上10晚47分報警,稱車站大堂發生爭執,並觸發火警警報。

監警會在報告形容,「港鐵警方觀察哨站並未向元朗警區行動室匯報上述情況」,更認為在晚上10時42分至11時14分的關鍵時刻,專責監察元朗站的警員應向元朗警區行動室定時匯報最新情況。

報告提出,如果元朗警區行動室能夠由警方觀察哨站及時獲得元朗站內情況,或能提早部署快速應變部隊人員前往元朗站,而並非在晚上10時57分才派遣快速應變部隊。

721當晚10時48分大約70名手持木棍、旗幟、棍棒及雨傘的白衣人經F出口進入元朗站。 相片:港鐵閉路電視片段

警員匯報「爭執」;市民報案「襲擊」

翻查報告內容和時序表,並未提及2名駐守控制室的警員總共匯報了多少次。除了10時42分的首次匯報外,只提及在7月22日凌晨零時28分曾作出匯報,指J出口外有大約30名白衣人隔着捲閘與站內黑衣人發生「爭執」。

值得留意的是,同樣是凌晨零時28分,警方收到最少10宗報案,指J出口發生「襲擊」事件。而現場至少有兩家媒體進行直播,事件很快就傳遍互聯網。

至於「觀察哨站」2名警員為何沒有在襲擊事件發生時走出控制室。監警會在報告提到,元朗站警方「觀察哨站」的警員屬刑事調查人員,沒有配備巡邏裝備和巡邏通訊設備,因此無法用於部署。

監警會又稱「明白元朗警區行動室評估兩輛巡邏車上的警務人員加上港鐵警方觀察哨站的警務人員都不足以直接應付站內的打鬥和襲擊事件」,但仍建議考慮部署該批警務人員在元朗站駐守等待增援,至少顯示有警員在場,並非要求該三名警務人員立即撤退。

相關文章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