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 週二 週三 週四 週五 週六 週日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美媒Vice報道無法在港觀看 周冠威:外媒也自我審查很悲哀

導演周冠威早前於Facebook專頁透露,美國網絡媒體《Vice》於本月11日首播的專題報道「China is Killing Hong Kong’s Indie Film Industry」未能在香港境內觀看,要用VPN翻牆才能看到。他向《光傳媒》表示,過去兩年間曾接受不下150次訪問,這是首次無法在港看到報道,「很有代表性,我認為這件事很重要,亦很悲哀,《國安法》令外媒自我審查,即使不是港媒也會恐懼」。

《Vice》的記者由去年11月開始跟拍周冠威數次,其中一次是他去台灣前,記者跟着他出發,到機場看着他入閘,「他們當時很擔心我安全,有幾次問我報道是否真的可以『出街』,我跟他們說無問題」。

自2021年7月《時代革命》於康城影展首映,周冠威成為唯一公開姓名的製作人員。經歷兩度寒暑,做過百多個訪問,他強調,每一句說話,都由自己負責,不會由傳媒承擔任何責任,他記得,自己甚至要反過來安撫《Vice》的記者。

《Vice》的報道在半年後播出,截至今日中午錄得約5,000觀看次數。周冠威坦言自己沒有安裝VPN,亦沒有翻牆的習慣,按入影片,畫面就出現「上載者並未允許這部影片在你的國家/地區播放」,他非常驚訝,坦言是「第一次有這樣的經歷」,而最難以想像的,這個「第一次」無法觀影新聞片段竟然出自一間外國媒體,「很悲哀,我不怕,但他們卻因為恐懼而不讓香港地區觀看」。

於香港地區無法播放此報道。

報道中,還有陳果和任俠兩位導演的訪問,周冠威認為應該不是其他被訪者的要求,純粹是媒體本身的憂慮。雖然悲哀,但他說不會責怪任何傳媒,「明白因為恐懼所以自我審查,即使不在香港的傳媒也如此,連美國的傳媒也面對恐懼的枷鎖,很有代表性」。他不想責備任何人,只是覺得應該說出來,「忍不住,要把悲哀轉化,希望自己可以承受」。

拍攝時,《Vice》編輯跟他聯絡過幾次,只問他對自身安全的看法,並未提及其公司的憂慮,「我三翻四次強調自己無問題,這種恐懼帶來的荒謬其實並不具體,你可能有事,又可能會無事,但這種焦慮已擴展至外媒」。

在這樣的一個時代,他繼續拍攝,繼續接受訪問,甚至繼續寫下所思所感,因為他有一個信念,「當你感到恐懼,如果不出聲,就連自己也會驚。要講出來,曝了光,突破了關口,就不怕曝光」。用這樣的信念去面對恐懼,對他來說,是暢快,「是我尋找自由的方法」。

翻查資料,《Vice》另一個於去年6月月發布的報道「Inside Hong Kong’s Fight for Freedom | Faceless (Full Film) | The Short List」亦無法在香港地區觀看,該報道已有44萬人次觀看。而成立了29年、YouTube擁有1680萬訂閱者的《Vice》,於昨(15日)正式申請破產,巿值曾經高達57億美元,現作價2.25億美元出售。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