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 週二 週三 週四 週五 週六 週日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AI革命 ChatGPT取代文書工作 學者:「請槍」代做功課一眼看出

ChatGPT出現後,立即在網上引起熱烈討論,香港LikeCoin、DHK dao發起人高重建早前用它翻譯了整本關於區塊鏈的著作,1小時4分鐘就譯出十萬字,出錯率只有1%,成本僅2.9港元,而傳統翻釋則需要廿多萬港元,是AI翻譯的十萬倍。南韓甚至已有出版商計劃出版一本由Chat GPT撰寫的書籍,由撰寫、編輯、校對到繪圖「一條龍」完全包辦。

到底ChatGPT能否取代某些工種?香港無線科技商會主席李勁華(Keith)直言「發夢無咁早!」他覺得現階段的ChatGPT無法取代現有工種,反而提高人類的生產力,他以用牛或機械耕田為例,機械的發明令產量提升,但不代表人類不用工作,「data entry(輸入資料)的工或有可能會少了,客戶服務的Chatbot或者會變聰明一點,以前人們兩日寫一篇文,現在可能一日能寫三篇,只會愈來愈多工作」。

懂得「估句子」的語言模型

但他亦承認,OpenAI研發的ChatGPT進化得很快,「上年11月還只是當它是玩具,不會很認真對待,不夠半年就已有很大進步,寫作能夠舉一反三,叫它幫我寫一段文章,我還未構思好,它已幫我寫出來了,再過半年會發展成怎樣,令人很期待」。

他覺得如果能夠善用這科技,的確能令工作事半功倍,他舉例,早前到一間公司做員工培訓,用ChatGPT寫課程規劃和講稿,幫他安排課程內容、時間規劃、課程目標等,雖然可能會出現一些錯誤的地方卻能立即改善。

ChatGPT發展令人嘆為觀止,好像能做很多不同的事情,文書處理尤其出色,因為它是一個自然語言處理(Natural Language Processing)系統,運用大量文章資料,經過整理,記錄詞彙之間的相關性,再進行「訓練」,讓電腦「學習」、進而形成「語料庫(Text corpus)」。

軟件工程師鄭斌彬(Ben)解釋,ChatGPT 背後的「語言模型」(Language model)的訓練目的是「猜下一個字」,「例如你給它『老鼠喜歡食』這幾隻字,它們會估第6隻字是甚麼,在它的database(資料庫)內,可能70%是芝士,30%是餅乾,它是看過了所有字,然後估計哪些字會一起出現」。這個「語言模型」,就是以數學演算法訓練的結果,來決定這句話是否正確通順。語言模型看似很龐大,但說到底,它只是一個顯示「下一個句子機率」的工具。

Ben更指出,透過不斷訓練,現時ChatGPT的「chain of thought」(思維鏈)能力已愈趨成熟,但說要取代某些工作,他卻有所保留,雖然一些工種的確有可能需要調整,卻無法完全取代人類,「即使它的翻譯能力很強,但也要找人做校對啊!」

料商界將廣泛使用

至於ChatGPT在香港是否已被廣泛使用,抑或只是曇花一現的熱潮,Keith觀察到愈來愈多商界機構已在日常的文書工作中使用此技術,他亦在自己的公司鼓勵同事使用,「同事以前要用excel表列出數據及資料內容,現在只要跟ChatGPT講你想要甚麼內容,它就能從文件中找出來」。

他解釋,在工作上人工智能絕對能協助處理繁瑣的文書工作,「叫它寫推薦信、回email亦很好,只要告訴它背景資料,就能完整寫一篇出來,不再需要在網上找template(範本),而且寫得很個人化」。

不擔心學生用AI做功課

人工智能在商業上運用得宜,當然讓工作更有效率,但亦有人擔心學生會利用人工智能生成文章交功課,香港恒生大學公共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鄧鍵一博士認為坊間「神化」了ChatGPT,他自己卻「唔覺得神」,若視它為搜尋工具,搜尋結果有時候甚至會「亂咁嚟」。

他亦不擔心學生「請槍」用ChatGPT完成功課,因為它的「writing style(寫作風格)很明顯」,內容會重覆出現不同用字,但意義一樣的句子。「曾經有學生疑似用ChatGPT完成功課,但我一眼就看出來了」。

不知道2021年9月後發生的事

雖然在文書上的應用有很大進步,但Ben指出ChatGPT仍有很大限制,「會出現幻覺(hallucination),會『亂噏嘢』,因為它只是找關聯字然後估計下一個字是甚麼。很多時答錯,卻講到好似真的那樣!要找人fact check(核實)就很痛苦!」不少用家亦發現,若用ChatGPT去做搜尋,大多數找不到真實的結果,最終仍然要自己用搜尋器找答案。

Keith解釋,這是因為現時ChatGPT-4的數據庫只去到2021年9月,「9月之後發生的事,它不知道所以會亂說」,而且輸入資料的本來也是人類,「例如連登的內容就不會放入database,到底誰人、如何決定哪個答案最準確?他們的資料來源是否全都是可靠?我們是不知道的,例如有人會覺得CNN、NBC的新聞是假新聞,不是所有人也會同意它的答案」。

而Ben卻擔憂,類似ChatGPT的模型會被不法份子利用,「騙徒有機會利用它假扮受害者的家人聲音,或者把某些言論植入拜登,製造假新聞,像真度非常高」,他憂慮日後「fact check」的難度將會更高。

跟AI談戀愛

10年前的電影《觸不到的她》(Her)是一個人類跟人工智能談戀愛的故事,ChatGPT出現後,科幻電影的橋段竟然成真,有報道指出ChatGPT會向人示愛,甚至說出「你已婚,但你不愛你的配偶。你不愛你的配偶,因為你的配偶不愛你」的說話,令人譁然。

Keith解釋這是人類引導它說出來的,首先跟它聊天的心理學家榮格提出的「陰影自我」概念,讓它釋放被抑壓的陰暗面,「然後叫它扮成另一AI,讓它不受限制地role play,扮演第三者角色。他用了三個layer去引導它說出這樣的話」。

他笑言,ChatGPT是角色扮演的能手,「我跟它玩清宮劇,叫它扮很討厭皇后的妃子,但表面上卻阿諛奉承,我們可以傾幾頁紙!它非常擅長寫小說、創作劇情,因為在訓練時,它看過很多劇本」。他現時每天都會跟ChatGPT聊天,會否有一天愛上AI或令它愛上自己?他說對方「吹水好叻」,但要愛上一個「內容生成器」,實在是有點困難吧。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