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 週二 週三 週四 週五 週六 週日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波士頓中國男子涉向中共提供「黑名單」被捕|許穎婷:望國際關注跨境鎮壓

一名美籍中國男子梁利堂昨(9日)於波士頓被捕,據報為「大波士頓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共同會長。美國聯邦大陪審團以「非法擔任外國政府代理人」罪名起訴梁利堂,指他向中國提供支持民主的異見人士及組織的「黑名單」,以及在美國組織反對民主異見人士的抗議活動。

起訴書指出,63歲美國公民梁利堂自2018年開始,透過WeChat向中國官員提供波士頓地區的個人和團體的訊息、在美國組織反對異見人士的抗議活動、向中國政府提供美國境內異見人士的照片和訊息,以及向中國政府提供潛在可招攬人員的姓名。

起訴書更包括梁與中國官員的具體通訊內容及時間,例如在一次示威活動後,梁向一名中國駐美外交官發影片並稱「拿着擴音器的人就是去年破壞國旗的小流氓」。於2019年的一次支持香港民主運動的「人鏈」活動中,他被指向中國官員提供於波士頓公共圖書館前拍攝的參與者照片,指他們是一群「製造麻煩的小丑」。

The Committee for Freedom in Hong Kong Foundation政策及倡議統籌許穎婷曾於2019年在波士頓籌辦及組織多場遊行及集會,她亦有參與起訴書內提及於波士頓公共圖書館前舉行的「人鏈」活動。她表示,遊行集會期間經常有親中人士「打對台」,期間被對方拍照,甚至被跟蹤。

舉辦遊行後被跟蹤 收死亡威脅

她憶述一次聲援香港反修例運動的「遍地開花與港同行」遊行,「我們那天由議會大樓遊行至唐人街,遊行前已有很多人告訴我,會有中國人進行『反抗議』,我知道他們在群組內叫其他人出來『反港獨』」。她在台上發言時,有人用中國旗遮擋她,遊行到唐人街時,亦發生人推人事件,甚至有人破壞她們的海報。遊行完結後,她回學校宿舍時被人跟蹤,當時有向警方報案,惟警方以「並非重覆的騷擾」為由拒絕受理。

許穎婷指出,4年後才拘捕及起訴,曾為中共提供資訊的人可能早已離境。(相片:許穎婷提供)

起訴書提到梁為中國官員提供異見人士的照片和資料,許穎婷亦曾被「起底」,「他們知道我的住址,有些人更會在群組中說要帶槍和籐條來找我,話要用槍射我、『籘條炆豬肉』」。個人資料在親中群組內傳播、收到死亡恐嚇,作為遊行集會的統籌,她跟團隊討論,但當時大家都覺得不能就此退縮。收到恐嚇訊息後,她到當地警署報案及錄口供,最終無人被捕。

4年後的今天,終於有相關人士被起訴,她認為是遲來的公義,「一直以來的集會也有大量『踩場』,甚至有暴力事件,但沒有拉過人,難道無人需要為這些事負上責任?」她曾一度懷疑,2019年的事件是否「發生得太早」,「現在才真正關注中國的『跨境鎮壓』(transnational repression)問題,2019年國際社會也許未太留意」。雖然遲來,她覺得算是對當時受過騷擾的人一個交待。

事過境遷 涉事人士或已離境

但她亦擔憂,4年以來一直有人把在美人權工作者及異見人士的資料「送中」,「他們暴露於很大的危險中,回想起來,其實這些監控過去幾年從未停止」,資料早已「安全送達」中國,而且這些人也許亦早已回到中國,「4年內可以隨時離開,之後已拉不到」。她事後得悉,那個跟蹤自己的人,亦已回到中國。

對於美國政府事發後4年才進行拘捕及起訴,許穎婷認為「有少少慢」,指出中共一直以來就是「利用美國在這方面的低效率」(take advantage of US inefficiency),「可以不斷換人,滲透做完一段時間,又可以換另一些人過來,就永遠捉不到」。

雖然調查和起訴程序緩慢,但她強調,從大環境來看,這次拘捕及起訴依然有阻嚇作用,「這一年美國對中國的跨境鎮壓多了關注,早前亦拘捕了紐約的中共秘密警察,給中共一個很強的訊息」。

梁利堂還被指控提供了一份當地親台華人組織名單,包括這些團體的成員人數和團體領袖的姓名。起訴書亦稱,即使他看起來像是當地社區組織的成員,「但實際上他是在中國政府的指示或控制下行事」。

相關文章

熱門文章